中国央行再出手稳人民币汇率,美元强度仍主导全球汇市

2022-09-27 07:18:19 第一财经 

人民币汇率破“7”后,市场对人民币汇率关注度持续提升。26日早间,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7.0298,调贬378个基点。

随后,中国央行祭出大招——为稳定外汇市场预期,加强宏观审慎管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2年9月28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上调至20%。

离岸人民币短线反弹,但随后又开始走弱,截至26日17:45报7.166。“折算下来,远期购汇额外要加差不多700点的成本。还有两天时间,需要进行外汇风险管理的企业客户,可能会利用这个时间窗口进行远期购汇。”某股份行对公业务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在多数机构看来,中国央行的工具箱仍十分丰富。但短期而言,由于美联储加息进程远未结束,强美元的上行动能仍未消散。在非美元货币贬值潮下,人民币汇率相较而言仍算坚挺。

中国央行再出大招

“没想到‘大招’出得这么快。”某外资行策略师告诉记者,市场对央行这一工具的祭出并不意外。早在上周9月21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9798,当日即期交易价格最弱触及7.106,较中间价的偏离程度达到近1.6%。22日凌晨,美联储如预期加息75BP,但提升了2022年~2024年的利率预测,分别从3.4%、3.8%、3.4%调整为4.4%、4.6%、3.9%,彻底粉碎2023年降息的幻想。中美利差倒挂的幅度有所扩大。

“随着美元/人民币逼近2019年高点附近(7.2),中国央行可能更关注汇率的稳定。今年国内的不利因素有可能给人民币带来一定压力,中国央行将从其政策工具中采取更多逆周期的政策选择。”巴克莱宏观、外汇策略师张蒙对记者表示。

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被市场视为外汇市场“自动稳定器”工具。一般来说,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与人民币升贬值预期密切相关。

远期售汇业务是银行对企业提供的一种汇率避险衍生产品,企业通过远期购汇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未来汇率风险。

对于此次调整,市场普遍认为,上调远期售汇业务的准备金率,意味着要求金融机构按其远期售汇签约额的20%交存外汇风险准备金,相当于让银行为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亏损计提风险准备,通过价格传导抑制企业远期售汇行为,属于逆周期宏观审慎政策工具。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员周茂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此次央行上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主要是通过市场化手段,增加了企业远期购汇成本,通过影响金融机构和企业的行为,促进外汇市场供需平衡,避免企业过度“顺周期行为”“羊群效应”,导致外汇市场非理性波动影响资源有效配置,拖累我国外贸和经济复苏。

该工具首次出现是在2015年人民币大幅贬值、资本持续外流之际。当年9月,央行要求金融机构按其远期售汇(含期权和掉期)签约额的20%交存外汇风险准备金,相当于让银行为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亏损而计提风险准备。

这里的“售汇”,是从银行角度来说的,对应企业或者个人的“购汇”。当企业或者个人在未来某个时间有外汇需求时,可以现在买入外汇,也可以和金融机构签订一个远期协议锁定汇率。对金融机构而言,就是远期售汇业务。

比如,某进口企业A,与银行签订了一个远期购汇合约,约定3个月后以1:6.8的汇率购买1亿美元,即使3个月后人民币对美元贬到1:7,A企业也能以6.8亿元购买到1亿美元,比此时在市场上直接购买节省2000万元。

“一般在贬值压力加大时,银行都会建议企业进行远期购汇,其价格相较即期购汇更好,这可能会被视为加大了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因而针对银行的远期售汇征收20%准备金意在抑制市场购汇行为,因为金融机构一般会将20%的成本转嫁给客户。”某中资大行外汇交易员此前对记者表示。

央行仍可能继续调用工具箱

由于美元大概率仍将走强,机构预计,中国央行将采取更多逆周期的政策选择,特别是在10月期间。

信达证券宏观策略总监解运亮告诉记者,央行稳汇率的工具众多,包括但不限于:启动逆周期因子、调整外汇存款准备金率、调整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收紧离岸人民币流动性等。

事实上,早在9月5日,中国央行就已经祭出过稳汇率的工具。当日央行表示,自2022年9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从8%下调至6%)。此举旨在适度释放美元流动性,以缓解人民币贬值压力。不过,相比起日均390亿美元的在岸市场美元/人民币交易量,近200亿美元的外汇流动性释放仍然相对较小。当日,离岸人民币短线走升100点。6日,人民币仍小幅走贬。当日,人民币中间价报6.9096,下调98点。

此外,央行继续发行央票,通过适度吸收离岸市场的流动性,支撑人民币汇率。9月20日,央行在中国香港成功发行50亿元6个月期人民币央行票据,中标利率为2.2%。

机构预计,未来不排除央行可能将下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也不排除央行可能会引导金融机构减缓对外证券的投资,包括放慢发放QDII的额度等。

但张蒙认为,目前可能没有必要采取其他宏观审慎措施来控制跨境资本流动,因为外汇结算数据显示,在美元对人民币走强的背景下,结汇比率有所上升,而购汇率的攀升有所缓和。“我们也认为,考虑到中国央行的人民币国际化举措,官方宣布重新启动逆周期因子的风险很低。”

值得一提的是,过去几周来,人民币中间价的定价明显强于模型的预测,显示央行稳汇率的意图。截至9月22日,央行连续近21天将人民币中间价定在高于模型预测的水平,9月22日的负偏差是彭博从2018年开始发布中间价预测数据以来最大的,达到了约850点(即22日中间价按照公式应该报7.0648)。9月15日“破7”当日,偏差近550点,已经是当时一段时间的高点。

强美元之下人民币汇率怎么走

近一段时间,美联储为抑制高通胀而加速收紧货币政策,随着美元指数不断走强,包括人民币在内的非美元货币大多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贬值。但与英镑欧元日元等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相比,人民币贬值幅度相对较小,而且人民币汇率指数总体稳定。

市场分析认为,在美联储强势加息和加速紧缩、欧洲能源危机加剧的背景下,人民币以更具弹性的波动方式应对来自强美元的压力,短期看,人民币汇率阶段性承压,但不具备趋势性大幅贬值的条件。

最新公布的8月份银行结售汇数据看,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为71%,较今年以来月均值提升3个百分点,衡量售汇意愿的售汇率为67%,与今年以来月均值基本持平。

中国民生银行(600016)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认为,上述数据,一方面反映出在当前人民币汇率点位下,市场主体结汇意愿较强,将成为人民币汇率的重要市场支撑力量;同时也反映市场主体呈现“逢高结汇、逢低购汇”的交易模式,外汇市场交易秩序总体良好。

温彬强调,从我国经济基本面看,预计三季度GDP增速较二季度有明显回升,通胀水平温和可控,国际收支状况良好,特别是经常项目和直接投资等国际收支基础性项目保持较高顺差,为人民币汇率稳定和外汇市场平稳运行奠定了基础,人民币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

周茂华表示,从国内基本面、国际收支、人民币汇率弹性、人民币资产长期配置价值等方面看,人民币不具备趋势贬值基础。尽管海外宏观环境变化、市场波动剧烈,但人民币将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双向波动常态化。同时,随着人民币对风险因素逐步消化,国内经济稳步恢复,国际收支基本平衡,人民币走势前景偏乐观。

不过,未来,美元的动能可能暂时难以消退,非美元货币贬值潮可能年内仍会持续。

“我们预计,美元/人民币的走势近期将跟随美元指数。”张蒙称,人民币逼近2019年高点附近(7.2),尽管中国央行可能出手稳汇率,但如果美元继续大幅走高,美元/人民币很难维持在当前水平。不过她也提及,在美元对人民币突破关键心理水平(7)后,出现错位性贬值的风险很低。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告诉记者,在激进加息下,美债收益率飙升,导致美元和其他货币之间的息差急剧扩大,自然导致非美货币汇率贬值。例如,上周,一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突破4.1%,创下近十多年来最高水平。另一边,中国一年期国债收益率在1.8%左右。

“目前看,美国的利率上行趋势尚未结束,美国的国债收益率要领先于美国联邦基准利率见顶,如果加息在明年上半年见顶,那么美债收益率大概会在今年底见顶,相应的人民币贬值压力可能也会延续到今年年底。历史数据来看,在2年期美债收益率见顶前,美元指数也很难见顶。”他称。

(责任编辑:崔晨 HX01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