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里拉暴跌或未触底 谁会是下一个土耳其?

2021-03-26 14:33:35 21世纪经济报道 

  因土耳其央行行长阿巴尔上周六深夜突遭罢免,土耳其里拉对美元汇率近日出现暴跌,跌幅一度达到16%至1:8.485,接近历史最低水平。在随后几天,虽然里拉汇率有所回调,但是美元对里拉的汇率一直在1:8左右徘徊。分析师指出,土耳其的苦日子还在后面,里拉恐将进一步贬值,而通货膨胀也将继续攀升。

  IHS Markit副总监安迪·伯奇(Andy Birch)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土耳其央行早在2月拒绝加息之后,里拉就出现过大幅下跌。此次,央行行长被出人意料地更换,证实了市场对土耳其央行缺乏独立性和机构完整性的最深切关注。“此举的时机选择不当,由于美元正在总体走强,且该国外债水平处于历史高点,里拉只会进一步疲软。”

  伯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货币政策收紧的努力使得土耳其在去年第四季度实现了净资本流入,而随着货币政策转向,将可能重新触发净资本流出,届时,里拉将可能发生比去年底更加严重的暴跌。“尽管官员们为阻止里拉贬值做出了努力,但资本净损失仍将继续拉低里拉。IHS Markit预计,到3月底,里拉将跌至1美元兑8.5里拉。”

  但摩根大通在发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一份研报中指出,鉴于当前高企的通货膨胀率、庞大的外部融资需求以及对全球金融状况收紧的脆弱性,土耳其并没有太多的空间在政策的方向性上做重大调整。接下来,预计土耳其央行将于9月将政策利率下调100个基点。但在全球金融状况趋紧的情况下,过早采取任何宽松措施都可能破坏来之不易的政策信誉。

  遏制通胀恐非易事

  FXTM富拓首席中文分析师杨傲正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土耳其近日金融震荡的主因是总统埃尔多安罢免了属鹰派的央行行长阿巴尔,并任命同属鸽派的卡夫哲奥卢接替。这引起市场忧虑新行长上任后会降息,以及土耳其货币政策的不确定性大幅增加,导致土耳其里拉被大幅抛售。

  “实际上,此次央行行长换人反映出总统埃尔多安对央行的干预依然存在,土耳其央行和货币政策缺乏独立性和连贯性,市场对土耳其货币政策的信心将再受打击,里拉预料将进一步贬值,中短期内土耳其股债市场都将进一步动荡。”杨傲正说道。

  在任职不到5个月的时间里,阿巴尔将利率提高了875个基点至19%,里拉也从最低点反弹,令市场一度对新任行长的货币政策重拾信心。不过,埃尔多安在阿巴尔18日宣布加息200个基点后解雇了他。

  值得一提的是,埃尔多安因利率、汇率和通货膨胀等经济问题,两年内已开掉三任央行行长。埃尔多安一直主张通过较低利率促进经济增长,与正统经济学相反的是,他坚信高利率会加剧通货膨胀。

  土耳其新任央行行长沙哈普·卡夫奇奥卢毕业于伊斯坦布尔大学会计学院,为土耳其执政党正义与发展党前议员。他就任后表示,土央行将维持当前货币政策,未来任何政策变化都将以通胀缓解为目标。土耳其央行数据显示,截至今年2月,土耳其年化通胀率已升至15.6%。

  杨傲正认为,安巴尔的货币政策方向明显与埃尔多安希望维持的低利率和里拉贬值的方向相违背,而新行长虽表示货币政策暂时不变,但也表明要维持低借贷成本以支持经济复苏,相信过去5个月以来土耳其加息的方向将被中断,而埃尔多安的再次干预也反映土耳其央行难以独立地根据经济形势作出决定,长远将打击市场对土耳其里拉的信心。

  “2020年前10个月,里拉的大幅贬值助长了通货膨胀最初的暴发。即使里拉在去年11月到今年2月期间出现回升,但仍然低于2020年8月以来的低位。2021年,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包括农业和能源)进一步加剧了通货膨胀压力。展望未来,通货膨胀预期上升和里拉近期的再度贬值,将很难让通货膨胀率回落。”IHS Markit的伯奇说道。

  美元走强将导致新兴市场资本流出

  面对通胀压力,近期,巴西、土耳其、俄罗斯等已经相继开始加息。土耳其的里拉危机是否会传导到其他新兴市场,是市场的普遍关切。

  “尽管土耳其发生的混乱可能引发某些特别脆弱的货币贬值,比如南非兰特,但总的来说,这个具体的问题是以土耳其为中心的。但我们确实预计2021年美元总体走强将不仅影响新兴市场货币,甚至还会影响欧元。”伯奇说道。

  伯奇指出,美债收益率走高将使得在2020年末和2021年初为新兴市场货币提供支持的资本回流美国。“我们已经看到,大多数新兴市场货币在2021年初回落,未来几个月也可能进一步走低。”

  杨傲正认为,新兴市场央行相继加息反映出央行们对国内可能出现的恶性通胀有所警惕,同时也担心近期美债收益率持续上涨会大幅提高新兴(300098,股吧)市场国家的美元债务成本,担心掀起新一轮经济危机而选择以加息应对。“相信新兴市场货币短期内贬值压力有望放缓,但预期央行们加息步伐或需要再加快,才能抗衡长远货币贬值和通胀的压力。”

  但另一方面,杨傲正指出,新兴市场的经济形势实际上并未能满足加息条件,大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仍未复苏至疫情前水平,加息将导致经济发展陷入两难。相对之下,预期亚太区经济体如泰国、马来西亚等仍有望靠着亚太区疫情受控而得到较快的经济复苏机会,免于陷入长期恶性通胀和货币贬值中。但土其耳、阿根廷等经济体预料较难靠自身经济和货币政策调控抵住恶性通胀、货币贬值和美元、美债收益率向上所导致的债务压力,投资者需要重视这些经济体的金融风险。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