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美元何以疲软?人民币汇率风险下涉外企业需加强把握市场机会能力

2021-06-01 01:49:18 21世纪经济报道 

这一轮美元疲软的原因是多方面,切忌以“阴谋论”或“割韭菜”来论断。

特约作者 王应贵 加拿大蒙特利尔报道

5月28日,上周五,美元对人民币汇率收在6.3674,创下了自2018年5月22日以来的最低水平。

自2020年1月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值9.11%。同期,美元对欧元、英镑、加元和澳元分别贬值8.62%、7.43%、7.12%、10.66%,美元指数贬值6.77%,但美元对日元升值1.36%。

人民币汇率变化充分体现了市场化定价机制,符合我国汇率制度改革的预期目标。未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将继续受市场供求和国际金融市场的多重因素影响,双向波动是常态。

人民币升值可以降低进口企业的财务成本,缓解国内企业在国际金融市场发行美元债券的还本付息压力,但是对于出口企业而言,人民币升值更多的是苦涩的滋味。据中国海关统计,2020年我国商品贸易顺差为5269亿美元,2021年1至4月贸易顺差达1571亿美元。毫无疑问,在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不断深化的大背景下,我国涉外企业必须强化汇率风险意识,主动管理和规避汇率风险。

多种因素导致美元疲软

众所周知,国际外汇市场是成交量最大、效率最高的金融市场,也是重要的信息交换场所。来自全球各地的政治、经济、金融、军事、自然灾害等消息瞬间能影响市场走势,所以汇率变化的原因已经超出了国别因素,市场参与者必须用全球视野来分析和预判汇率未来的变化方向。

这一轮美元疲软的原因是多方面,切忌以“阴谋论”或“割韭菜”来论断。

首先,美国疫情大暴发沉重打击了美元汇率。疫情在世界其它地区暴发初期,美元指数延续了上涨势头,美元资产成为全球安全避险资产, 2020年3月20日美元指数收于103.605,为2002年12月26日以来的最高点。美国疫情失控后,外汇市场逐渐对美国经济失去信心,美元指数跌入下降通道。

第二,在美国两党争吵不断时,美联储全力救市,新一轮的救市措施和力度使其资产规模由2020年3月4日的4.42万亿美元增加至2021年5月27日的7.98万亿美元。此外,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不断扩大,各项刺激计划还将陆续出台(2009年2月奥巴马总统的经济刺激计划仅为7870亿美元),外汇市场不得不担心美国政府的财政状况,以及随之而来的高税收政策。

第三,由于全球供应链紊乱、芯片短缺、保护性关税、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等原因,全球通胀苗头已显现,加拿大、新西兰等国中央银行明确表示要改变货币政策取向,而美联储在4月27日的会议纪要却没有透露加息的线路图,美联储所坚持的长期超低利率政策让美元失去了昔日的光环,境外货币对美元的利差优势导致了国际资金流向海外高收益资产。北向资金近期流入量逐渐放大,我国内地金融市场越来越受到海外资金的偏爱。

最后,中国经济已经全面复苏,但美国经济还在挣扎,各种经济刺激方案的实际效果有待进一步观察与确认。

提升企业汇率风险管理能力

随着我国的国际影响力增强,国际经贸来往日益增多,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境内外人民币外汇交易量激增,境内外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态势良好,汇率风险管理工具日趋完善,为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提供了多种便利条件。

以伦敦为例,2020年10月伦敦人民币外汇交易量(主要对美元)达到1.86万亿美元,比2019年同期提高了31.36%,其交易产品包括即期交易、远期交易、无本金交割的远期交易、外汇掉期、货币期权和外汇期权;参与者有做市商大型商业银行(46.77%)、其他银行(24.75%)、其它金融机构(25.47%)和非金融机构(3.01%)。

另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统计,2020年10月我国外汇交易量为2.16万亿美元,比2019 年同期增长了11.54%,其中客户市场占15.76%,银行间市场占84.34%。随着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企业汇率风险管理能力也应同步增长。

然而,从结算业务统计看,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市场的产品缺乏了解,把握市场机会的能力不强,对中央银行的汇率政策理解不透彻。

根据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的客户外汇买卖月度数据,并参照美元对人民币汇率和全国进出口贸易月度数据,对比分析发现,我国企业外汇市场的具体操作策略存在不少问题。

首先,企业现金管理能力不足,缺乏冷静思考。最近三年多的时间,美元对人民币月平均汇率为6.7747,银行买入外汇(企业卖出美元)与当月出口额的平均比率为83.74%,而卖出外汇(企业买入美元)与当月进口额的平均比率为107.23%。2018年1月至2021年4月期间,美元对人民币汇率经历了从贬值、升值和贬值过程。在中美贸易摩擦期间,外汇买入和卖出比例没有多大变化。疫情暴发后,银行买入外汇的比例激增,但是2020年4月迅速恢复至正常水平;银行卖出美元的比例激增后回落,于2020年末再次出现弹升,但2021年前四个月比例大幅滑落。疫情期间,银行买入和卖出比例双双激增,说明我国企业失去了对汇率变化的理性思考。

其次,进出口企业对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和央行的公开谈话缺乏深度解读,在操作过程中仍采取追涨杀跌策略,未能全盘考虑人民币汇率中长期稳定预期。在人民币下跌过程中,国内企业没有及时调整交易策略,即出口企业应抓住机会卖出美元,而进口企业应该仔细解读央行负责人的谈话和政策声明而暂缓购买美元;在人民币升值过程中,出口企业应择机卖出美元,进口企业则应有计划地购入美元。

最后,我国企业对人民币外汇产品缺乏专业了解,常用的交易产品是即期交易(平均占比超过80%),也就是,采取随行就市的策略,对财务管理缺乏合理规划;2018年前7个月和2020年9月至今几个月里,远期交易占比明显上升。我国企业较少使用外汇和货币掉期、期权产品等复杂产品。国际外汇市场变化难测,我国企业必须主动了解外汇市场,把汇率风险管理纳入管理议事日程,并学会合理利用各种产品管理汇率风险。

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任重道远

尽管人民币外汇市场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境内外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现状仍与我国的经济地位不符。

我国经济体量仅次于美国,但是人民币外汇交易在全球外汇市场中仅占4.3%的份额,名列第八位。我国必须继续推进人民币外汇市场建设,为我国金融市场开放提供市场所急需的风险管理工具 。

首先,着力加强与国际金融中心城市建立更加密切的金融合作关系,特别是深化与伦敦这样等级的离岸人民币外汇市场中心的业务关系。

其次,培育和发展多层次的人民币外汇市场。在岸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亟需打破银行同业市场局限,努力开发和服务做市商银行与大客户直接交易、国内做市商与国外做市商的跨境交易、零售客户交易、外汇电子交易平台、大型基金(包括投资银行、资产管理公司、证券公司及其它大型机构)交易等细分市场,尤其要关注做市商与中小银行的交易;主动交易降低交易成本(买卖价差基点),以吸引境内外市场参与者踊跃入市。

第三,高度重视人民币外汇和利率衍生品市场发展,丰富汇率风险管理工具。人民币外汇和利率衍生品的柜台交易市场应是未来发展重点,即期交易、远期交易和掉期交易是主流产品,交易渠道建设、风险管理技术和大数据服务是市场发展支点。

最后,人民币汇率市场化需要具有相当深度和广度的市场基础设施支持,人民币外汇指数和利率曲线基准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将会提升人民币产品的定价效率,国债利率曲线、回购基准利率和上海同业拆借利率等配套产品完善必将提升人民币汇率市场的运作效率。

(作者:王应贵 编辑:李艳霞)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