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是一个阴谋

2011年06月13日09:42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张尚斌
 字号:

  欧元是一个基础有缺陷的货币,但它也隐含了精明的策略——遗憾的是,承受缺陷的是普通纳税人,而受惠于策略的,是银行和金融家。中国又何尝不是?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张尚斌】

  欧元基础缺陷,策略精明

  为了促成欧洲货币联盟而最初付出的牺牲现在看来没有任何意义。虽然欧洲诸国有着严重的民族主义传统,使得放弃主权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帕累托改进。但从来没有真正的融合,这样做只是因为对自己有利。他们放弃的是部分主权,但还不是足够的主权,后者是这个政治联盟成功的必备要素。

  经过长达十年的尝试,现在是为货币联盟付出代价的时候了。但是欧盟成员国不愿意这样做,因为代价比之前设想的高昂得多。他们不知不觉地被一个精心设计的战略所困。

  从来没有一个货币联盟能够不依赖政治联盟而存在,因为政治统一才能让财政政策统一。这一点,站在高点的战略家能够很好理解,但贪图低廉融资成本的政治家们却不考虑这一点,他们只关注竞选,只迎合民众,损害经济。

  政治联盟的障碍已经在某种程度上使政治危机不可避免,欧洲正处于风口浪尖。有人形容2011年是“阿拉伯的春天(政治动荡),欧洲的夏天,美国的秋天以及世界的冬天”。对希腊、意大利、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GIIPS)主权债务违约的初步解决方案将最终创造出“欧洲债券”,这是目前唯一的可能。

  “欧洲债券”的诞生,意味着欧洲央行将会发行债券。随着债券的发行,支付能力的问题也会随之到来。要对“欧洲债券”进行偿付,将意味着需要放弃各国水平不断增加的主权税收。现在政治联盟的最大障碍在于,从来没有一个政权愿意放弃国家最大的宝藏公共税收。但是,税收的统一必将发生,因为它早已隐含在欧盟成立的战略目标中。

  了解欧洲真实的战略,你需要认识欧洲的历史和文化的多样性。自从罗马帝国和查理曼大帝以来,领导者梦寐以求建立一个大一统的欧洲。但在近代,从拿破仑到希特勒,都没能获得成功。

  然而,有一件事是欧洲国家的共识,也曾一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即商品殖民主义。当时商品殖民主义的发明者,包括了各国君主和金融家。如今君主制已经不存在,但今天的金融家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强大。殖民地不再是等待征服的外国领海,而是欧元区的一部分。

  商品殖民主义的本质,是创造一个对债务的需求。然后为这些债务融资(打包出售),最终拿有担保的资产(基础资产)与这些债务进行交换。这种纸质品和实物资产的交换,奥地利学派称之为间接兑换。通过这种间接兑换,殖民地奴隶帮他们的欧洲主人负担了债务。

  债券是货币中的奴隶

  我们身边的三种货币如果说黄金是货币之王,白银是货币中的商人,那么债务就是货币中的奴隶。

  欧洲银行正在缓慢但稳步地,通过金融套利的策略,将越来越多的主权债务转移给欧洲央行和欧盟。有人必须为债务埋单,埋单者最终将是整个欧洲的纳税人,这就是银行的目标。

  在欧元梦想刚刚起飞的初始阶段,每个人都是受益者。就像毒品吸食者在开始阶段没有随后的毒瘾,只有此刻的愉悦。正是这一阶段促使了大规模的债务增长西班牙、葡萄牙永无止境的海景房别墅区开发,令人尴尬的希腊高额养老金和社会福利,爱尔兰给企业的离岸税收优惠,以及不合理的意大利地方政府开支。

  而亚洲,无形中已经被欧美所俘虏,成为他们金融零售的目标地和金融工具的最大外需。

  统一欧元的意义

  对民众和企业而言:

  1.就业优势,欧盟意味着他们可以轻松去欧盟任何地方工作;

  2.由于关税取消,意味着商品更加便宜;

  3.单一货币锚定的是诸如德国的信用,意味着更便宜的融资成本。

  (但实际上呢?除廉价商品,失业者照样没有工作,也就没有人均可支配收入可供消费。)

  对各国政府来说:

  1.对各成员国,由于受到德国马克的有效支持,这意味着他们获得更便宜的债务成本,而政治家们更是喜出望外,因为他们保留了宝贵的税收主权;

  2.为了达成共识,允许成员国维持财政主权,虽然每个人都清楚,被割裂的货币和财政政策是有缺陷的体制,将成为欧洲经济的定时炸弹。

  (如今这个炸弹已被美国金融危机所引爆)。

  对金融家而言:

  1.作为债务经营者,银行被培养成了“瘾君子”;

  2.欧盟的金融家们唯一深刻理解的是,随着劳动力和资本的自由流动,随之而来的会是信用和金融化的自由流动;

  3.这是一种能带给他们庞大利润的体制,而这里的利润是固定的和确定的。

  这种看起来很失败的制度安排,实际上在欧元成立之前仅是一个权宜之计,目的是为了取得反对者的支持。如今,留给公众很多问题:

  问题:“为什么我们要施行有缺陷的体制?”其实这与中国或美国的银行“为什么会放假贷”一样的答案。

  答1:自有人会承担责任,又不是我(纳税者最终将埋单)。

  答2:因为可以赚很多钱(的确赚了很多)!

  然而有基础缺陷的欧元的存在也有其好处:

  广泛利用互换的手段,隐藏各级政府的公共债务;促进了资产负债表外的负债被广泛使用;拥有建立在购买力平价基础上的公私伙伴关系。

  下面是普遍套利的金融游戏该策略通过以下步骤将债务转嫁给纳税人:

  1.救助;2.担保;3.为私人损失发行货币;4.政府与关联资本家之间的交易。

  正如殖民重商主义一样,欧洲那些真正的财富懂得这个债务战略。他们另有锦囊妙计他们在结果预测上面相对民众有结构性优势。他们知道,在金融家聚集的核心国家,相比GIIPS国家有比较优势,后者几乎不可能过得了当前这个坎。

  核心国家的优势是:

  更高出口额(规模优势);更高生产率(劳动力和资本优势);统治性的银行控制,因而有更低的资金成本。

  欧盟作为一次有缺陷的实验,就像一个家庭的父亲,他的孩子们无限使用信用卡而自己却无能为力。其结果是完全可预测的。你真的相信,欧洲的各大银行会无休止地借款给那些毫无节制的政府?这些银行知道最终的结果,更知道谁会陷入如今的债务危机。

  如今已经到了商品战略的下一阶段“对担保品和家庭藏银的需求”。正如当前发生在希腊的事件一样,金融家们正在索取塞萨洛尼基和比雷埃夫斯两个港口、希腊运输公司、希腊电话公司、希腊电力公司??他们的要求会无穷无尽,最终会要了雅典卫城和帕特农神庙,如果希腊人像冰岛一样不拒绝的话。

  一切都是银行和金融家的安排

  美国有句谚语叫:如果你欠银行10万美元还不起,有麻烦的是你;当你欠银行10亿美元还不起,有麻烦的是银行。该谚语的意思是,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咎于银行,它们犯了严重的信贷错误毕竟风险评估是他们的业务。

  希腊本来就不应该加入欧盟,因为其债务从未被欧洲央行接受作为抵押品,而且其应该更早求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希腊面临的问题是要被迫交出自己属于下一代的最珍贵的资产。这些资产正经由比利时中心基金出售,出售的利益是金融家的,而不属于希腊国民。就像卖房子,你把房子卖给潜在买家的房地产代理,能公平吗?即使买方愿意到期出售或者与你签订回购协议,这些优质资产恐怕你再也买不回。在希腊现在的状况下,他们可能会索要任何自己认为值得的资产,但是给的价格就与预期差很远,因为有强势的政治力量介入这种商品主义伎俩,欧洲的金融家们再熟悉不过。

  如今,美国人正在转向“战略性违约”。正如美国倒霉的房屋业主可支配收入被极度压缩一样,希腊也只有通过违约才能摆脱同样的困境。这种困境是通过央行印钞大量流入银行的勾当实现的,而且是合法的勾当。

  不要忘记,银行是通过民众的钱来创造货币;同样不能忘记,为什么银行对一级资本的变化有如此强烈的对抗情绪。这些钱是他们先前榨取而来的,而如今却陷入了风险漩涡。

  商业金融家极度反对的风险,他们作为银行的担保债券持有者,从银行获取利润的也是他们而不是股东。金融家获得了初次的利润分配权,并一直以来维持这种局面。可民众不懂这一点,他们把攻击的矛头指向银行所有者,即股东,而放过了那些暗地里控制和获利的势力高安全级别的债券持有者。

  希腊籍欧盟执委玛丽亚·戴曼纳吉曾公开言明,希腊退出欧元区已提上日程。现在看来,如果不退出欧元区,希腊唯一可行之路就是卖掉除家庭财富之外的所有东西。但是,既然知道希腊的政治家可能退出欧元区,谁还愿意做这个买家?资金已经在竭力逃离希腊,希腊资产的吸引力在哪里?

  但是,当你在赛马中能提前预知结果的时候,赚钱是确定的。

(责任编辑:HF020)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徐静雅

外汇分析师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灵犀逸.

外汇分析师

陈敬全

钰佳国际首席外汇分析师

紅马甲

外汇达人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