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威尔、拉加德聚首葡萄牙:叹通胀之多艰 忧未来之多变

2022-06-30 00:03:52 财联社 

财联社6月29日讯(编辑 史正丞)当地时间周三,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欧央行行长拉加德,以及英国央行行长贝利和国际清算银行行长卡斯滕斯共同出席欧央行年度会议活动,就全球关注的一系列央行政策问题展开讨论。

作为被指责“追着通胀跑”的央行行长代表,鲍威尔一开场就忙不迭表态称,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主要的经济问题其实是通缩,但从疫情发生以来,驱动经济的力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与过去25年有很大的区别。眼下我们并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到以前的状态,但还要面对供应链危机和实现同样的政策目标。

而坐在一旁的拉加德则明确表态不认同鲍威尔的讲法,强调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一开场也清晰展现出央行巨头之间显著的视角差异

重要议题:怎么看加息的影响

鲍威尔:美国经济其实处在一个相当强劲的状态,过去一年堪称美国的“大重启”年,所以今年的经济增速可能会有所放缓。同时美联储加息也是为了拉低增长,给供给侧提供赶上来的机会。美联储希望加息能够将通胀拉回2%的同时,确保劳动力市场稳健,但这件事情并不是板上钉钉的。

拉加德:你们说了这么久愣是一直没提能源。我们已经、正在,并有可能将继续遭受能源问题的影响,而且这也不是欧洲自己的问题。但反过来说,虽然有通胀和供应链问题,但欧洲也处于经济复苏的状态,包括居民存款等指标也很强劲。在面对不确定性时,欧洲央行一开始将采取“渐进式”策略,但随着时局清晰,后续的政策会更有选择性

卡斯滕斯: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今年以来发展中国家的央行应对这一轮加息的表现,要好于以往的加息周期。一个重要的特点是,这些国家没有拖到最后,而是早早就采取行动,结果就是很好地控制了汇率

贝利:虽然现在离英国央行下一次还有一个月时间,但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我们刻意将所有的选项摆到桌面上,这也是我们希望人们接收到的消息。眼下还有一个风险是,如果所有人都想着击败通胀,那我们很可能看到通胀出现二次上升的效应,这也是我们调整货币政策的原因。

如何看待外界的揣测?

鲍威尔:从更有建设性的角度来看,市场参与者一直在猜测我们在想什么,但这种举动也能帮助我们了解市场是否正确理解我们发出的讯息。从去年秋天开始,市场大致按照美联储的预想运转。美联储考虑问题的初衷是如何实现政策目标,而不是迎合市场的反应。

拉加德:我们很清晰地表明了走向货币政策正常化的倾向,而且市场的反应也在帮助我们走向更有选择性的政策。

共话通胀

鲍威尔:对于我来说,更大的风险是无法重建价格稳定。我们一直在认真地研究通胀预期,但你并不可能实时了解到这部分数据。对于美联储而言,目前正在努力干预能够影响的部分(需求)。

拉加德:这几天欧洲各国的通胀数据都不太好看,接下来到7月初能看到欧元区整体的数据。与美联储一样,欧央行的主要目的也是保持价格稳定,但两个经济体需要担心的问题并不一样,例如能源、东欧冲突等

贝利:能源和东欧问题也是英国央行正在担忧的事情,很遗憾今年下半年能源问题仍将进一步推高英国的通胀。我们正在面对的不只是一个供应链冲击,而是一系列的冲击,从疫情开始到现在的能源危机,英国还出现了劳动力短缺的冲击。

美元走强是否有利?

鲍威尔:美联储并不管汇率,这是白宫和美国财政部的工作,对我们来说只是另一个金融条件。美元汇率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整体来说美元走强能够起到一点点通缩的作用。

卡斯滕斯:与发展中国家不一样,发达经济体的汇率对通胀的影响一般不会那么剧烈。

世界需要中国

卡斯滕斯:我们肯定非常需要来自中国的(经济)增长,中国在供应链上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现在的很多紧张局势,是可以通过提高全球经济增长率来缓和的。我们今天坐在这里就是想要传达我们的思考,怎样在不影响经济的情况下控制通胀,如果有其他的经济增长来源会令我们的工作更加简单。中国正是可以贡献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之一。

鲍威尔:眼下的确有去全球化的威胁,虽然这不是央行的工作,但如果政府之间能够找到合作的方法,对于全球经济增长肯定是在做加法。对于供应链而言,一个更长、更分散的分工肯定能带来更高的效率。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