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亿流动性安排!人民币国际化多了一个重要“水库”

2022-06-29 10:08:20 观察者网 

  据央行网站消息,6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与国际清算银行(BIS)签署了参加人民币流动性安排(RMBLA)的协议。“人民币流动性安排”是什么?它又是如何运作的?

6月28日上午,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研究员夏广涛对观察者网表示,人民币流动性安排是一项针对人民币国际储备货币属性的重要制度安排,也是一项进一步夯实全球金融安全网的制度安排,旨在解决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国际市场可能出现的人民币流动性不足的问题。

人民币流动性安排是一个“储备资金池”,这个“资金池”是多方参与的。按照它的要求,各个参与方要在这个池子里放入不低于150亿人民币或者等值美元的储备。大家共同出资,当某个参与方面临流动性紧缺的时候,这个“资金池”就可以为其央行,提供额外的人民币流动性支持。

这就好比大家共同出资,提前存放了一笔人民币。有了这笔“共同存款”,当某位成员突然需要人民币,其自家央行人民币又不足的时候,那么他从这笔“存款”中直接支取人民币即可。有了这笔存款,需要人民币的一方,在市场出现流动性不足的情况下,也不会面临无人民币可买的情况。

央行网站截图

人民币流动性紧缺是怎么出现的?

举例来说,某个国家A国和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往来很多,而且很多贸易是以人民币计价结算的。可能出于本国投资人民币资产的渠道相对欠缺等因素,在国际贸易完成后,A国企业等主体会把人民币换成他国货币(美元),或者本国货币。当他们把人民币换走以后,可能在未来又会突然出现新的人民币使用需求,就需要去外汇市场兑换。如果此时市场上兑换人民币的主体很多,就会使得外汇市场上的人民币供不应求,出现人民币流动性不足。

夏广涛表示,人民币在2016年10月1日年加入了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自那时起,人民币就正式成为全球主要的储备货币。

但这同时也意味着,在使用人民币的过程中,很可能会出现紧急的流动性不足的问题。为了应对这种紧急情况,就需要借助这种储备资金池,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人民币流动性安排。

越多的主体参与到这个储备池中,对于应对人民币流动性短缺和分摊金融风险就更有利。每家缴纳150亿,算上中国人民银行,现在6家就有900亿人民币。大家把钱都存放在国际清算银行里,那么有需要时,参与方就可以使用自己存放的那一部分——甚至还可以额外“多用一点”。

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所有认缴主体同时面临人民币流动性紧缺的情况。比如印尼央行缺人民币,但是同期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可能就不缺。假设这个时候印尼需要250亿人民币,那么现在他不仅可以提取自己认缴的150亿,还可以通过国际清算银行提供的抵押流动性窗口,使用受到认可的合格抵押品,提取这个池子中其他参与方存放的人民币。

使用完以后,印尼再向这个资金池归还之前提取的人民币——既包括自己认缴的部分,又包括他国认缴的部分——同时赎回其抵押品。这就是说,在需要人民币流动性时,参与方可以加杠杆地提取人民币来满足需求。一般情况下存入150亿,最多能取走30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人民币流动性安排约定,“各方实缴资金不低于15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美元。”各参与方是因为有提取人民币的需求,所以提前往里面存放人民币的,可是该机制为何允许大家使用“等值美元”来缴纳储备资金?

夏广涛认为,目前来看,在国际市场中美元仍然是最为强势、最为关键的国际储备货币。国际清算银行、各国央行,大家整体上都乐意接受美元,并提供人民币。在这个置换过程中,美元发挥了一种中介效应。

在夏广涛看来,缴纳资金时可以使用美元,这本身也是一个重要信号:中国在国际货币体系问题上依然秉持合作心态。人民币流动性安排并不是为了取代(也无法取代)美元在金融安全网中的重要性。我们的初衷是为了满足国际市场对人民币的合理需求,是为了应对潜在的人民币流动性不足所引发的人民币资产价格和人民币汇率波动以及国际投融资、跨境贸易受阻等方面的问题。

据夏广涛介绍,这种流动性安排对于人民币来说可能会比较“新鲜”。不过,无论是对于SDR货币篮子的其他货币,还是一些非传统的国际储备货币而言,国际清算银行均协助设计实施了类似的流动性支持计划。人民币流动性安排既反映出中国人民银行的重视,也反映出其他国家或地区对人民币流动性问题的关注。

夏广涛表示,探究这背后的驱动力,人民币在2016年加入SDR货币篮子当然是一个因素,但它更是一个结果——这背后是自2009年开始,人民币加快了国际化步伐,在进出口贸易中,人民币计价的比例在上升;中国在对外投资时,人民币计价、结算的比例也在上升。

这意味着在贸易、投资和储备环节,各国对人民币的使用需求不断在增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发布的“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人民币在COFER中的占比再度上升,续刷2016年第四季度IMF报告该数据以来的新高。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已经由去年三季度的2.66%升至2.79%,位居全球第五位。

夏广涛表示,人民币占比一路上升超过2%,这被看作是人民币国际化更进一步的数据表现。央行数据也显示,去年以人民币计价的贸易和投资份额,呈现出稳中有升的态势。从本次人民币流动性安排的几家参与央行来看,印尼等东南亚国家,以及智利,他们都是中国的贸易伙伴,他们对人民币的流动性是有实际需求的。在紧急情况下,他们可能会面临流动性不足,大家共建的人民币流动性安排就像一个保险项目,像一个水库——谁家干旱了,谁就可以按照约定,优先获得支持。

IMF网站截图

截至2021年9月,中国已经与全球39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双边货币互换协定,按国家(地区)数量来计算,人民币是世界第一大互换货币,规模已经达到3.47万亿元。夏广涛表示,这个数据是国际金融环境下的一种结果,它本身是中性的。在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因为人民币流动性安排这种多边机制的缺乏,才导致了一对一货币互换的不断累积。现如今推出的多边参与的人民币流动性安排,将更有利于分散风险。

夏广涛表示,人民币流动性安排这种多边参与的机制安排,有助于中国和经济伙伴共筑全球金融安全网。虽然目前来看,参与该制度安排的除了智利,其他大多都是东南亚国家。但相信伴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进一步扩大,未来参与这个制度安排的国家和地区会越来越多。

“这是一种很好的制度安排,它有利于金融市场和汇率的稳定,尤其是面临金融市场波动的时候,人民币流动性安排的参与方,能够有足够的子弹、足够的工具去应对这些情况。”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