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21人民币汇率图景:买涨人民币“风靡”全球 2022年走势多空交织

2021-12-28 01:49:46 21世纪经济报道 

截至12月27日19时,境内在岸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徘徊在6.3729附近,年内累计涨幅约在2.5%。

“若不是今年中国央行两次出手遏制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恐怕人民币汇率已涨破6.2整数关口。”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

在他看来,在中国外贸景气度持续高企、经济复苏基本面稳健、人民币资产避险属性日益增强的多重因素下,今年多数时候人民币汇率处于易涨难跌的状况,其中5月底与12月初分别出现两次快速上涨行情,令人民币汇率分别刷新年内高值,迫使中国相关部门先后两次采取措施遏制汇率快速升值态势。

“事实上,央行两次出招都来得非常及时,令人民币汇率很快重回双向波动走势,一方面有助于缓解出口企业运营压力,另一方面有助于中国国际收支继续呈现自主平衡格局。”一位国有大型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指出。

他直言,这并不意味着人民币快速升值预期就此偃旗息鼓。随着奥密克戎疫情全球扩散令更多全球订单涌入中国,明年人民币汇率受益外贸高景气度延续,依然会呈现上涨趋势。中国央行相关部门仍需加强与市场沟通,增强人民币汇率预期管理,避免押注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预期再度升温。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明年美联储可能提前加息三次令美元指数高位徘徊,但众多华尔街投资机构仍然看好中国外贸高景气度延续,将明年人民币均衡汇率调高至6.3附近。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对此指出,明年影响人民币汇率的因素仍将是多空交织,令人民币双向波动态势可能进一步加剧。

“2022年,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外部风险主要包括货币政策宽松、经济复苏形势、疫情发展演变不及预期,可能导致全球资产价格调整、部分新兴市场出现紧缩恐慌,到时将考验人民币资产属于避险资产,还是风险资产;内部风险则主要是在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改革攻坚背景下,如果国内房市、股市、债市及银行信贷市场的风险释放,可能降低市场风险偏好,对人民币汇率形成利空。”他指出。不过,若明年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态势加剧,外贸企业财务压力可能继续缓解,且人民币汇率可能更好地发挥对国际收支平衡和宏观经济稳定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全球外汇市场买涨人民币

“2021年,一项风靡全球外汇市场的投资操作,就是买涨人民币汇率。”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尤其在一季度中国外贸景气度持续高企的情况下,华尔街投资机构骤然掀起买涨人民币热潮。

究其原因,一是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幅度高于其他国家,经济增长优势扩大带动众多华尔街投资机构调高人民币汇率,二是外贸高景气度令市场预期中国外贸顺差持续扩大,进一步提振人民币汇率估值。

“到了5月中下旬,整个华尔街买涨人民币热情格外高涨,因为市场发现当时美元指数即便反弹突破90整数关口,也无力阻止人民币汇率快速上涨,纷纷加入买涨人民币汇率阵营。”他告诉记者,此外,鉴于当时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市场低估了中国央行出招遏制人民币快速上涨预期的决心,反而以为中国央行会默许人民币汇率上涨“对抗”输入性通胀压力。

随着5月下旬中国央行突然上调外汇存款准备金率并启动新的QDII额度发放,人民币汇率一度在6-8月回落至6.50附近徘徊。当时,市场对美联储缩减QE的强烈预期与美元指数持续上涨,也无形间给人民币汇率上涨带来不小的压力。

9月以来,人民币汇率再度峰回路转——即便美元指数直线上涨创下年内新高96.93,但人民币汇率同样快速上涨,并在12月初刷新年内高值6.3430。

“究其原因,此前华尔街投资机构一度预期下半年中国外贸景气度因随着全球经济复苏而减弱,但事实恰恰相反,下半年中国月度外贸顺差迭创新高,且奥密克戎疫情蔓延令更多全球订单涌入中国,令华尔街投资机构纷纷纠正此前的错误预估,转而押注中国外贸高景气度延续与人民币汇率继续飙涨。”一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分析说。

在他看来,这背后,是部分对冲基金也找到了买涨人民币汇率套利的“最佳时机”,一是疫情越严峻,中国外贸景气度越高,押注人民币大幅升值套利的时机越成熟,二是当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高企时,总有对冲基金会押注中国央行默许人民币汇率快速升值以对抗输入性通胀。

正当全球投资机构再度踌躇满志看好人民币汇率一举突破6.3整数关口时,12月初中国央行先后采取调高外汇存款准备金率、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等措施,令人民币快速升值市场预期再度戛然而止。

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直言,过去两周以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都低于市场预期,令不少投资机构预感到中国央行的汇率调控措施仍在继续,相应减少了人民币汇率多头头寸押注。

“但是,很多海外对冲基金在积极买入人民币看涨头寸,因为他们认为只要中国外贸高景气度延续,一旦美元指数冲高回落,人民币汇率势必将再度掀起快速上涨行情。”他告诉记者。在中国外贸景气度高位运行的情况下,如何有效管理人民币汇率升值预期,俨然成为中国相关部门面临的新挑战。

充足货币政策工具“无惧”明年人民币汇率再度快速上涨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中国外贸高景气度延续,越来越多海外对冲基金纷纷将明年人民币均衡汇率调高至6.3附近。

“这还是将明年美联储三次加息效应计入人民币汇率模型的结果。”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直言。在他看来,如今外贸高景气度与中国经济稳健复苏基本面俨然已经主导了人民币汇率上涨走势,令人民币汇率很容易与美元指数“脱钩”——呈现双双上涨的态势。

管涛对此认为,尽管2021年人民币汇率与美元在部分交易时段出现同步上涨走势,但美元指数走势对人民币汇率仍有重要影响。其中,2021年美元指数震荡基本主导了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态势。展望明年,影响美元指数走势的因素将延续多空交织,同样令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状况加剧。

一位欧洲大型资管机构亚太区首席代表向记者直言,相比2021年人民币汇率出现两次快速升值行情,多数全球大型资管机构不认为这种状况还会出现在2022年,一方面中美货币政策分化或导致中美利差收窄,令海外资管机构未必会大举力挺人民币汇率上涨,另一方面中国央行等相关部门在应对外贸高景气度触发人民币快速升值方面积累了更丰富操作经验,很可能会提前出招避免人民币无序快速升值状况出现。

管涛指出,近年中国相关部门坚持以市场化手段调节资本流动,维持了汇率政策透明度。随着人民币持续单边升值,国内先后出台了“增加汇率弹性+调控资本流入+扩大资本流出”的外汇政策组合。

其中增加汇率弹性的措施,主要是将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价模型中的逆周期因子淡出使用;调控资本流入措施则是调降金融机构和企业跨境融资宏观审慎调节系数、提高金融机构外汇存款准备金率;扩大资本流出措施包括新批QDII额度、调降远期购汇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升境内企业境外放款的宏观审慎调节系数等。

在多位国内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如此充足丰富的货币政策工具,有助于央行无需动用外汇储备干预汇市,就能实现四两拨千斤的效应——有效遏制人民币汇率再度出现无序快速升值状况,确保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区间保持平稳双向波动。

管涛建议,相关部门应增加贸易以人民币计价结算,并鼓励金融机构帮助企业提高外汇资金使用效率,适当增加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对外投资额度,支持境内机构购汇对外投资,有效对冲贸易顺差,从而进一步降低外贸高景气度所造成的人民币快速升值压力。

(作者:陈植 编辑:曾芳)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