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诺奖得主克鲁格曼:流动性陷阱已蔓延至新兴市场

2020-05-12 20:18:39 环球外汇网 

拉丁美洲一些主要经济体已经陷入几十年来最严重的衰退两个月,它们即将失去对抗衰退的主要工具——降息。

秘鲁和智利已经将借贷成本降低到几乎为零,并被迫考虑新的策略来拯救他们崩溃的经济。巴西和哥伦比亚可能很快也会如此。

所谓的流动性陷阱,是指利率降低到无可再降低的地步,甚至接近于零时,由于人们对于某种“流动性偏好”的作用,宁愿以现金或储蓄的方式持有财富,而不愿意把这些财富以资本的形式作为投资,也不愿意把这些财富作为个人享乐的消费资料消费掉。国家任何货币供给量的增加,都会以“闲资”的方式被吸收,仿佛掉入了“流动性陷阱”,因而对总体需求、所得及物价均不产生任何影响,多年来一直困扰着富裕国家。

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表示,这种趋势现在也蔓延到了一些新兴市场国家。

克鲁格曼在5月8日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流动性陷阱的逻辑并不是说它不可能发生在发展中国家。”

秘鲁央行上周表示,准备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使用不同类型的货币刺激措施来维持需求,而智利央行已开始购买银行发行的债券。但克鲁格曼认为,这类措施远不如简单地降低政策利率有效。

美元债务

许多发展中国家正面临着低通胀和适度的美元债务的灾难。这使它们不太容易受到传统新兴市场危机的影响。在新兴市场危机中,抛售本币会引发恶性通胀,或加大偿还海外债务的难度。相反,他们面临着一系列新的难题。

克鲁格曼说:“如果我们关注的是土耳其或阿根廷,他们正在经历一种相对经典的新兴市场危机,资本流入被切断。”“但是许多新兴世界在这些问题上取得了很大进步,而相反的事情是,通过获得某种第一世界风格的信誉,他们设法使自己容易受到第一世界类型问题的影响。”

当12年前全球金融危机袭击拉丁美洲时,巴西、哥伦比亚、智利和秘鲁的中央银行都将利率下调了五个百分点或更多。这次也没有选择。

大流行爆发时,这四个国家的政策利率都低于5%。现在,从秘鲁的0.25%到哥伦比亚的3.25%。该地区一些较小的经济体,例如巴拉圭和危地马拉,现在的利率也接近于零,亚洲和东欧的几个新兴市场国家也是如此。

墨西哥是拉美唯一一个利率仍远高于通胀率的主要经济体,该国也在迅速降息,本周预计将再降息50个基点。

财政刺激

克鲁格曼说,尽管美国英国和日本等国家在为刺激计划借款方面有“巨大的余地”,但由于它们长期以来都是可靠的债务人,而新兴市场在运用财政刺激方面的能力受到更多限制。

他说:“如果我是新兴市场的财政部长,我可能会提出一些要求,但我可能会对目前在欧洲和美国看到的规模感到紧张。”

克鲁格曼认为,智利的债务水平较低,被认为可信的历史也较长,因此比巴西有“更大的回旋余地”。

大萧条

英国经济学家约翰·希克斯凯恩斯的追随者,他提出了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的流动性陷阱理论。在二战结束后的半个世纪里,当利率远高于零的时候,经济学家不用太担心这个问题。

上世纪90年代,克鲁格曼在使这一观点再次成为主流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当时他写了一篇文章,描述了在借贷成本降至接近于零的水平后,政策制定者如何未能重振日本低迷的经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和欧元区将利率降至接近于零的水平。

克鲁格曼说,无论新兴市场国家决策者在对抗当前经济衰退时面临何种障碍,他们都应尽量避免让情况变得更糟。

他说:“至少这些国家可以努力避免历史上的顺周期财政政策,在其经济下滑的同时实际进行财政紧缩。”

(责任编辑:张雅洁 HF08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