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2018-03-30 18:10:44 和讯名家 
  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太平洋证券宏观中美贸易战系列之2

  一、中美贸易现状

  特朗普就任总统已一年有余,较其上任之初,美国贸易赤字规模继续扩大。去年新增了60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要想完成其所宣称的消灭贸易赤字的目标,对特朗普来说,紧迫性不言而喻。据美国商务部的最新统计显示,美国贸易逆差创下9年来最高纪录:2017年,美国商品和服务贸易逆差较前一年飙升12.1%,达5660亿美元,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其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2.9%,也高于2016年的2.7%。

缩减中美贸易逆差可选择使用汇率或关税等经济手段。缩减贸易逆差,尤其是中美之间的逆差,单纯从美国以往发起的贸易争端来看,特朗普政府可能采取的方案有两个,一是逼迫人民币升值,间接削弱中国产品的竞争力;二是更为直接的对中国出口品加征关税。
缩减中美贸易逆差可选择使用汇率或关税等经济手段。缩减贸易逆差,尤其是中美之间的逆差,单纯从美国以往发起的贸易争端来看,特朗普政府可能采取的方案有两个,一是逼迫人民币升值,间接削弱中国产品的竞争力;二是更为直接的对中国出口品加征关税。

  实际情况中汇率与我国出口的关系并不完全符合理论预期,关税更符合美国战略目的。施压人民币升值,从实际情况看,不是特朗普政府的第一选择。因人民币升值一来不由美国完全掌控,而且实际情况分析发现,其对美国逆转中美贸易逆差的趋势作用有限。关税政策完全由美国主导,同时将能够起到“精准打击”的作用,利于达到美国的战略目的。

  二、中美贸易谈判的筹码——汇率

  (一)汇率应该是贸易战首选

  80年代美国对日本打贸易战即从汇率入手。从纯理论的角度,汇率升值将会影响出口产品竞争力,从而对经济状况产生种种不良影响。事实上,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削弱日本的竞争力,就是从汇率入手。从《广场协议》迫使日元升值开始,日元对美元1985-1995年间升值70%以上。配合一系列贸易手段的连环出击,最终给日本带来了“失去的十年”。

  美国本轮对战中国,为何不继续选择汇率作为突破口。出口作为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理论上来说应该对人民币汇率有着敏感的反映,而且,在一个美元定价的世界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升值是对出口产品价格有决定性意义的。况且,2017年中国经济超预期的增长,相当程度上是出口的超预期表现的拉动。一旦美国施压人民币汇率,出口会受到怎样的影响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从“811”汇改以来,以人民币兑美元的高位6.95计算,目前人民币升值仅9%左右。本轮贸易战中,美国为何不再强调汇率?未来美国是否会继续要求人民币持续升值?我们需从人民币汇率变动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入手,寻找其背后的原因。

  (二)实际与理论的背离,人民币升值带来了出口的增长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1.人民币升值周期对应出口增长周期,贬值对应出口疲软周期

  实际情况中,人民币汇率与我国出口为正向协同,与理论不符。我们发现,自人民币在2012年之后升入6.0-7.0区间开始,人民币汇率的走势与出口之间的实际变化,逐步开始与理论相背离。从直觉上来说,人民币升值应该对应出口衰退,相反人民币贬值将会刺激出口。但事实上,2012年至2015年之间,人民币持续升值,对应出口也处于上行区间。2015年8.11汇改之后,人民币逐步走贬,而对出口的帮助仅维持了几个月,很快出口也开始掉头向下。2016年,人民币稳住阵脚,企稳回升后,出口也再次走出了同向变化。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汇率是货币的互换价格,其变动决定于货币的供求,同时汇率也影响着外汇供求。而外汇供求来自于两种活动,一种是贸易流动,即所谓经常账户,一种是资本流动,即所谓资本和金融账户。因此,对于这种反常的现象,我们认为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从贸易来看,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中间位置,汇率不仅影响产品出口,也影响原料材料进口;另一方面,从资本流动来看,出口表现作为经济预期的重要支柱,将会对资本流动产生重要影响,进而影响汇率。另外,由于订单生产是国际贸易中的主要形式,汇率变动对出口的影响也存在着一定的滞后性。

  2.进口-加工-出口模式:汇率同时影响进出口

  中国出口多为加工贸易。从货物贸易来看,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中游地位,也就是说,中国主要是作为加工者的角色参与全球生产活动的,通过加工原料、材料,将产成品销往欧美发达国家地区。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出口中的来料加工产品,其原材料进口同样受汇率影响,往往主导成品的出口价格。因此,从投入品来源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可以把中国的出口产品分为两类,一类是原材料与成品主要由本国自产,例如服装,鞋袜等产业,是同中国的纺织、印染、化工产业结合在一起的,在这种行业中,汇率只在出口时产生作用,人民币升值将会对此种产品出口造成压力,而人民币贬值对此种产品则是个利好消息。另一类是投入品主要依赖于进口的加工贸易,比如集成电路、手机等产业,投入品很大程度上需要进口,对于此种行业,一旦人民币贬值,其中间投入品的成本将迅速上升,从而抬升了出口产品的生产成本,这一定程度上抵消了货币贬值的刺激作用。

  集成电路正是来料加工的典型分项,其出口与人民币汇率即成正向变动。如我国鼓励发展的集成电路,其出口额在人民币贬值周期中,出口基本处于下行区间,而在人民币升值周期中,其出口则跟随人民币上升。虽然,8.11汇改之后,人民币迅速的贬值也对其出口起到了一定刺激作用,但人民币的持续贬值也使得该产业一些需要进口的核心零部件、重要原材料价格出现上涨,从而提高了生产成本,将最终的产品价格推高,进而不利于出口的增长。

  另外,来料加工还受我国关税结构设置的保护,更显优势。对于此种行业来说,对进口投入品依赖,使得人民币汇率变动成为双刃剑,如果人民币贬值的话,虽然会使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价格优势,但是这种利好在相当程度上被投入品、原材料进口价格的增加所抵消。而人民币升值,虽然会使产品在出口时价格提高,但是进口投入品价格的相应下降,也为产品的降价留出了空间。从我国对来料加工的关税设置上同样可以看到加工贸易的优势。如图1所示,我国加工贸易的原材料进口关税明显低于成品货物的关税。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3.经济预期向好影响汇率,本轮人民币升值非施压结果

  本轮汇率升值受经济预期主导,非美国施压的结果。出口作为我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其表现对经济增长有着重大影响。事实上,2000年以来,强劲的出口增长一直是中国经济保持高速增长的重要动力。而在金融危机之后,随着世界经济增速放缓,外需不足,中国出口也随之下降,从而难以继续支撑超高增长的经济。中国出口变动与经济表现高度相关。而对于经济的预期又对资本流动有着重大影响,无论长期还是短期资本流入,都青睐于增长态势预期向好的经济体,从而推升汇率。因而,我们短期内看到的是出口影响汇率,而非汇率影响出口。出口增长强劲的时期,将吸引大量资本流入,进而推升汇率,出口疲软的时期,资金倾向于流出,汇率进而有贬值压力。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出口的变动,通过经济增长变动这一渠道,进而影响着国内外对于中国经济前景的预期。中国经济业已保持高速增长达四十年之久,早在二十年前,克鲁格曼就声称“二十年是经济高速增长的物理极限”,然而,据他下此论断,已经又过了二十年。在对中国经济的预期上,出口扮演了重要角色。在金融危机之后,出口增速的下滑让人们认识到两位数超高增长的时代再也不会有了。而持续到2015年的持续性的出口下滑引发了人们对于经济前景的担忧,直到“权威人士”表明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而2017年中国经济出乎意料的反弹,其主要因素之一就是出口的亮眼表现,这使人们对中国的未来经济表现有了更多信心。

  而对经济预期的不同将对资本流动产生重要影响。从长期资本流动来看,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持续放缓的经济增速减少了中国经济对于外来投资者的吸引力,外商直接投资也随之下行。直到16年末,中国经济开始转暖,外商直接投资才重又上升。从短期来看,无疑也遵循着这个逻辑。

  最终,出口变动引发的资本流动,将影响汇率变动。尤其是在2017年,这种现象表现的极为明显。2017年第一季度出口同比增长就达31.1%推动着GDP增速升至6.9%,极大地改善了市场对于中国前景的预期,进一步影响了资本流动的变化,最终导致人民币止跌回升。由此来看,本轮人民币升值更多源于客观因素的影响,国外的施压不是主因。

  4.人民币升值下的行业分化

  人民币预期继续升值对中国出口存在着结构性影响,人民币升值背景下,各个行业的出口增长有着不同的变化。此种行业分化在2017年此次人民币升值过程中表现的很明显。

  在2015年8.11汇改之后,人民币的迅速贬值在短时间内对出口产生了刺激作用,但是,此种刺激作用持续时间不长。而在2017年这个人民币升值周期里,不同行业的出口增长有着不同的表现。

  我们把中国出口产品分成两大类,一类是原材料源自国内供应;另一类是投入品一定程度上依赖进口的。前者包括农副产品、钢铁煤炭、服装鞋帽等行业,后者包括高新技术、机电产品等行业。我们选取2017年中国主要出口品的累计同比增长率和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数据,并计算了出口与汇率之间的相关系数。由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升表示贬值(如,从6.5到6.9),所以负的相关系数表明人民币升值对应出口增长,正的相关系数表明人民币升值对应出口减少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人民币升值对高新技术产品的来料加工出口有正向效应。从结果可以看出,在人民币升值区间,以高新技术、机电设备为代表的产业其与汇率的相关系数主要集中在负值区域,也就是说人民币升值背景下,其出口量将大概率仍趋于增长。其原因,正如在前面分析的,一方面,由于中间投入品一定程度上依赖进口,从而对人民币汇率带来的不利影响有着一定的抵消作用,生产成本的下降为产品价格的调整带来了充足的空间。另一方面,这些行业正是中国蓬勃发展、进步飞速的新兴产业,正是其出口量的迅速提高,对经济起到了支撑作用,同时作为副产品,也对人民币起到支撑作用。

  相反,人民币升值对原材料自产的成品出口有反向效应。而劳动力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以及农业,其与汇率的相关系数主要集中在正值区域。即在人民币升值的背景下,其出口量大概率将趋于下降。其内在逻辑与前述基本一致,也就是说,一方面,投入品主要自产,从而出口价格受到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影响更大。另一方面,在中国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中,此类行业的竞争能力也将继续处在下行区间,因此其出口下滑也并不全是汇率造成的影响。

  三、强迫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并不是特朗普的第一选择

  上述分析表明,人民币升值对行业的影响是结构性的,存在分化。人民币升值对于高新技术行业影响较小,甚至很多行业其出口在人民币升值过程中实现了同步增长。对于资源密集、劳动密集以及农业,人民币升值影响较大。其出口与人民币汇率的关系更符合理论判断。

  美国要遏制我国的新兴产业,选择汇率可能得不偿失。以上结论的得出将回答报告开始的问题。一方面,从长远来看,美国忌惮“中国制造2025”,致力于遏制中国的新兴产业发展,以预防对美国相关产业形成有效竞争。但从汇率角度考虑人民币升值对此类行业不仅影响有限而且可能有正向效应。另一方面,对于中美之间有着互补关系的劳动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产业,如鞋帽服装行业等,人民币升值将会对美国整体福利产生不利影响。

  美国采用关税来“精准打击”我国新兴产业,更符合其战略目的。由此来看,施压人民币汇率,迫使人民币升值这种“全方位打击”并不是中美贸易战的最佳选择。相反,如果采用关税这种“精密制导”武器可能能收到更好的效果。光伏产业就是一个例子。在上表中,光电技术产品出口量与汇率的相关系数很高,这反映,在惩罚性关税下,不仅进口投入品降价的正面效应被关税所抵消,而且,在这种高关税下,光伏产业也处在下行周期,出口量和行业发展承受巨大压力。

  中美贸易战系列:

  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会对中国那些出口行业增加关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兴旺 HF015)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中美贸易战:特朗普为何没有要求人民币汇率大幅升值?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