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FOMC人事结构将生变 委员“鹰鸽”情绪影响政策走势

2017-05-26 00:55:52 每日经济新闻 

  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 黄修眉 每日经济新闻编辑 姚茂敦

  行使美国中央银行职能的美国联邦储备系统(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美联储,做出的经济决策影响着美国乃至全球多个国家。而作为美联储中的一个重要机构,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上对联邦基金利率的调整,影响着全球金融市场,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委员会官员们或“鹰派”(倾向于收紧货币政策)或“鸽派”(倾向于温和的货币政策)的态度,对利率政策的决定有着重要指示和决定作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到明年上半年,FOMC的职位将发生重大变化,从而影响利率决策走向。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和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Stanley Fischer)的任期将于明年早些时候结束。拉斐尔·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目前是新的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其货币政策态度尚不明朗。

  目前仅9人有投票权

  根据美联储官方网站的说法,FOMC 最主要工作是利用公开市场操作,从一定程度上影响市场上货币的储量。另外,它还负责决定货币总量的增长范围(即新投入市场的货币数量),并对美联储在外汇市场上的活动进行指导。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美联储官网发现,FOMC每年定期召开8次会议,根据美国经济和金融环境调整货币政策,保持美国经济增长稳定性。而FOMC会议上决定的联邦基金利率(Federal Funds Rate),显著影响全球金融市场。

  理论上FOMC有12名成员组成:其中7人均是美联储的管理机构联邦储备系统委员会(The Board of Governors of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理事;1人是纽约联储主席;其余4人,将从另外11家地区联邦储备银行主席中产生。

  上述11名地区联邦储备银行主席被分为4组,每组会选出一人出任FOMC成员。波士顿联储、费城联储、里士满联储为一组;克利夫兰联储、芝加哥联储为一组;亚特兰大联储、圣路易斯联储、达拉斯联储为一组;明尼阿波利斯联储、堪萨斯城联储和旧金山联储为一组。

  FOMC的12名成员均拥有投票权,7名联邦储备系统委员会理事以及纽约联储主席拥有永久投票权,4名来自地区联储的主席也拥有投票权,但每年都会更换人选。而剩余的7名地区联储主席虽不拥有投票权,但会出席每次会议并参与经济情况与政策制定的讨论。

  目前,7名联邦储备系统委员会理事并不是全部到位,有两名的理事职位一直空缺。而前理事丹尼尔·塔鲁洛(Daniel Tarullo)在今年4月卸任后,又多空出一名理事职位,特朗普领导的白宫正致力于填补人选。因此,目前FOMC会议上拥有投票权的人数是9人。

  最大未知数为新亚特兰大联储主席

  《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和《金融时报》都曾报道过,每年拥有投票权的美联储官员对货币政策的态度尤为重要。

  事实上,外界也把美联储分为“鹰派”或“鸽派”,以及中间派三个派别。通过分析联储官员们“鹰派”或“鸽派”的言论,可推测官员对货币政策的倾向,以及是否有可能在会议上支持降低、提高或维持不变联邦基金利率。

  近日,瑞银分析师塞思·卡朋特(Seth Carpenter)就对最新的FOMC官员们人事变动情况,以及其货币政策态度进行了梳理。卡朋特在报告中表示,今年到明年上半年,美联储该委员会的职位将发生重大变化,从而影响利率决策走向。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和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的任期将于明年早些时候结束。拉斐尔·博斯蒂克现在是新的亚特兰大联储主席,其货币政策态度尚未明朗。里士满联储主席杰弗里·拉克即将离任,谁来继任他的位置还是个未知数。

  卡朋特称,最大的未知数是新任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拉斐尔·博斯蒂克,他的加息立场尚不为人所知。据说他是一位擅长混合理论和实证研究的经济学家,他在上任之初可能不会表现出极端倾向。

  除了拉斐尔·博斯蒂克,还有一个未知数是下一任里士满联储主席。不过,在今年的FOMC会议中,该联储主席没有投票权,所以其主席人选变动相对来说不那么重要。

  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吉姆·布拉德(Jim Bullard)很难被归为某一派阵营。塞思·卡朋特认为他的观点缺乏连续性。他曾呼吁在可见的未来不要再加息,但他又认为世界处于一个潜在的多点平衡状态,要么紧缩政策要么放松政策才有可能维持平衡。

  中间派人数最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FOMC“鹰派”官员有堪萨斯城主席埃塞·乔治(Esther George)和费城联储主席帕特里克·哈克尔(Patrick Harker)。

  其中,埃塞·乔治可谓是坚定的“鹰派”人物,2017年以来,她关于货币政策的发言都充满着鹰派味道。而帕特里克·哈克尔的态度是从偏“鹰派”逐渐发展到坚定“鹰派”,可以看出他对美国经济环境的信心不断增强。

  值得注意的是,“鹰派”态度虽然不如上述两人,但仍是偏“鹰派”的典型代表有克利夫兰联储主席劳伦特·梅斯特(Loretta Mester)。《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她对美国货币政策的态度也相对稳定。而波士顿联储主席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最近几年变得“鹰派”起来,其对金融稳定性的担忧多过对通胀的担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倾向于温和货币政策的有三人,其中芝加哥联储主席查理·埃文斯(Charlie Evans)也是一个学院派经济学家,他一直强调通胀低于既定目标,而现在缺乏对现状的担忧。他的货币政策态度已从偏“鸽派”演变成了坚定的“鸽派”。在路透社今年3月份所做的美联储“鹰鸽”派人物图表中,美联储理事莱尔·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和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尼尔·卡什卡里(Neel Kashkari)是坚定的“鸽派”代表。

  态度有可能随着经济状况变化的中间派则人数最多,在卡朋特的分析中,理事会主席珍妮特·耶伦、理事会副主席斯坦利·费希尔、委员会理事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纽约联储主席比尔·杜德利(Bill Dudley)、达拉斯联储主席罗伯·卡普兰(Rob Kaplan)以及旧金山联储主席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都是中间派。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FOMC人事结构将生变 委员“鹰鸽”情绪影响政策走势》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