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控制货币总量,逐步化解泡沫

2017-04-08 06:34:43 21世纪经济报道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于当地时间4月5日公布的3月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大多数美联储官员认为,如果经济符合预期,美联储可以在今年晚些时候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但强调应以温和、可预见的方式进行。

  在当地时间3月14日至15日召开的会议上,美联储将联邦基金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0.75%-1%的水平,以应对上升的通胀压力。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官员认为,如果经济符合预期,美联储将继续逐步上调联邦基金利率。

  2008年底至2014年10月,美联储先后出台三轮量化宽松政策,通过购买美国国债及其他机构债券来压低长期利率,刺激经济增长。经过三轮量化宽松政策,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从金融危机前不到1万亿美元的水平膨胀到4.5万亿美元。目前,美联储还在将到期的债券本金进行再投资,以维持当前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如果结束本金再投资,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将会收缩,这可能引发长期利率上扬,令金融环境收紧。

  加息与缩表同时推进,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的力度显然超出了市场的预期。过去多年,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为全球提供了充足的美元流动性,一旦美联储紧缩进程加速,可能会让一些经济体遭受流动性冲击,中国虽然实施资本项目管制,但美元加息也有可能倒逼中国货币政策收紧以应对货币贬值压力。

  在上个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多年以来的量化宽松政策周期已经到达尾部。但他同时认为,虽然多个经济体的货币当局开始紧缩,但紧缩是渐进的过程。中国自年初以来,正在通过各种手段渐进地收紧流动性。

  但是,仍然有人认为,执行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的意志仍待观察。这是因为,在过去的十年当中,中国信用扩张过快。这导致过剩流动性不断制造泡沫,而地方政府债务与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不断攀升。影子银行的壮大以及监管缺乏协调导致防火墙缺失。因此,收缩货币政策可能会引起局部泡沫的破裂从而引发连锁性的反应。

  在2014年10月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之后,中国并没有为此作好准备并调整货币政策,而杠杆率还在不断的攀升。这是因为,国有企业改革比较缓慢,国企债务负担很重,只能依靠不断举债得以维持;地方政府债务融资受到限制之后,又通过其他渠道变相举债,形成大量实质上应由财政资金偿还但未纳入限额管理的表外债务。不管是国企还是地方政府,他们能够继续举债的根本,是信贷与融资环境比较宽松,这推动了杠杆率的上升。

  也就是说,考虑到企业与地方政府债务负担过重,央行难以动用价格调控工具。市场上廉价流动性泛滥,导致金融市场泡沫化、金融机构高杠杆、影子银行等风险不断上升,泡沫在股市、债市、楼市等各个市场蔓延。

  在债务与杠杆率过高的背景下,抬高利率可能会让原本面临挑战的实体经济雪上加霜。因此,可以考虑收紧某些泡沫程度较高领域的流动性,抬升其成本,逐步化解泡沫。今后一个时期,必须控制住货币总量,并且进一步控制其流向,对泡沫进行精准打击。

  考虑到过去几年流动性泛滥、监管缺位以及影子银行的隐匿性,在货币政策实施的过程中,必须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先摸清风险隐患,同时防控资产泡沫,在此基础上,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在这个过程中,必须压缩一些流动性,才能真正起到防控资产泡沫的作用。这意味着,防控金融风险必须以一些风险暴露为代价,不付出代价就无法抑制市场的风险偏好。考虑到美联储已经表明了加快加息和缩表的进程,中国必须在控制货币总量与金融风险方面提高工作效率,以应对潜在的冲击。

(责任编辑:柳苏源 HN09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