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财经端 注册

交易所“钱荒一日游” 降准呼声乍起

2016-12-29 07:08:38 第一财经日报  徐燕燕

  12月28日早间,上交所国债隔夜回购利率(GC001)延续了前一日“钱荒”态势,一路飙升最高至22%,尾盘开始大幅回落,最终收于2.610%。这场交易所的“钱荒一日游”看似归于平静,但资金整体不宽裕,让市场依旧忧心忡忡。

  而央行连续四天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一方面是配合年末财政存款的集中投放,另一方面也体现出央行对目前流动性状况的信心。

  但是,有观点认为,维持净回笼主要是前期投放到期,尽管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MLF(中期借贷便利)等流动性工具维持着资金面的紧平衡,但外汇占款连续负增长,所有存款类金融机构都面临着流动性困境,当下仅限于此或许已经不能完全对冲流动性缺口,唯有降准解千愁。

  当日,银监会官员公开讲话中表示,建议择机调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适时对由MLF和PSF(抵押补充贷款)投放出去的基础货币,进行合理有效的切换。

  交易所闹“钱荒”

  周二(27日)14:30以后,交易所市场资金价格出现异动,交易所隔夜(1天期)期限的国债逆回购利率从5.80%直线拉升,尾盘一度飙升至33%,后回落至18.55%,当日GC001飙升1641.5个基点;GC007(7天国债回购利率)上涨195.5个基点,至7.13%。

  相比之下,银行间市场资金价格则基本平稳,银质押FR001下跌5个基点至2.10%,银质押FR007持平于2.5%,但以FR007为基准的各期限IRS(利率互换)全线上涨。

  “早上大家觉得贵,看到银行间的利率一直比较低,都觉得交易所回购肯定会下来,可是到尾盘发现没有掉下来,又扎堆平头寸,最终导致利率进一步走高。”一位债券交易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对于导致周二异常波动的原因,光大证券(601788,股吧)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告诉记者:“主要是因为开始大家没有想到资金会那么紧,就没有着急借钱,都堆积到了最后,到下午2:30,完成的进度比历史平均水平低了7.3%。”

  而前述债券交易员对记者称:“市场传言某家机构并没有在交易所放钱,而通常情况下这家机构每天下午会相对稳定地在交易所市场投放1000亿~2000亿元的资金,但是昨天下午并没有,这极度影响了当天下午交易所的资金供给。”

  实际上在他看来,除了周二下午的“反常”,最近一段时期交易所的短期流动性相对来说比较宽松。本周一(26日)GC0001收盘利率在1.557%;周二出现异动,GC001飙升1641.5个基点,至18.55%,GC007上涨195.5个基点,至7.13%;不过,周三GC001利率快速回落,收盘2.61%。

  张旭告诉记者,交易所流动性趋紧有年末因素的影响,散户的钱在年末都去充存款或者充货币拿走了,影响了交易所的资金供给。

  中信证券(600030,股吧)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指出,时间已临近岁末年终,本周也是2016年的最后一周,根据惯例,市场资金供需两方在这一时间段往往会出现季节性放量。从需求面看,岁末年初是机构对跨节资金需求最大的时点,这一方面是为应对年底业绩考核,另一方面也是为节前流动性备付做准备,尤其2017年元旦、春节相距较近,影响叠加,现金需求高潮可能会较常年来得更为猛烈。

  也有分析人士表示,12月以来债市屡屡遭遇代持“萝卜章”事件,重创市场信心,尤其是券商、基金等非银机构的信用遭到银行类金融机构的质疑,此前就曾经有银行不对非银机构融出资金,导致这类机构不得不涌向交易所向散户借钱。这也可以解释,为何周二银行间市场利率相对平稳,但交易所利率却意外飙升。

  降准呼声再现

  本周三,央行连续第四日保持公开市场操作净回笼,当日净回笼600亿元。明明分析称,年底最后一周是财政存款释放最为集中的时段,央行在此时点通过公开市场加以对冲回笼属于配合财政投放的针对性政策选择。从供给面看,每年年底的惯例性财政存款集中投放可以一定程度缓解流动性压力。

  从历史数据看,每年12月都是财政存款集中释放的月份,从2011年起每年12月财政存款投放量都稳定在万亿元以上,其中2013年和2015年更是接近了1.5万亿元。

  “短期看,大规模的财政投放应该能够覆盖机构年底备付和应对考核的流动性需求,但鉴于两节相近春节在即,而且结构性失衡问题也仍然存在,因此不排除春节前再度出现阶段性或结构性紧张的可能性。”明明表示。

  不过,观察央行近期公开市场操作情况,发现其仍秉持了稳健中性立场,即使是面对年底的流动性压力,依然在截至周三的连续4天内通过公开市场操作持续进行净回笼,累计净回笼规模达到2250亿元。央行的此一姿态似乎显示出其对当前流动性状况的信心。

  明明称,除去财政存款因素外,曾经作为基础货币投放重要来源的外汇占款今年以来持续为负,且从6月以来加速负增长,造成基础货币持续流出。11月进出口数据虽显现积极迹象,但贸易顺差继续收窄12.9%,预计贸易项对于扭转资本外流势头作用不大。11月出口同比增长0.1%,比10月上升7.6个百分点,为近8个月来首次回正。但面对美联储加息步伐加快、美元强势表现,国内资本流动形势依然严峻,12月外汇占款继续大幅减少的可能性很高,大概率需要央行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给予调控补充。

  但是也有机构人士称,央行净回笼主要是前期的投放到期,完全对冲当下的流动性趋紧仅靠现有的公开市场操作、MLF等手段,央行或许已经是有心无力,只能通过降准来解决问题。

  银监会国有重点金融机构监事会主席于学军周三在2016中国网财富管理论坛上表示,建议择机调低银行存款准备金率,适时对由MLF和PSF投放出去的基础货币,进行合理有效的切换。中期借贷便利和抵押补充贷款这些新兴政策工具更便于在准备金率降到低位之后使用,而不是在之前大量使用。

  自2016年3月央行最近一次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后,央行流动性供给方式发生了变化,由2015年以来的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释放流动性转变为公开市场、中期借贷便利等货币政策操作。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建议直接通过降准的方式释放流动性。在他看来,降准和流动性工具的不同之处在:第一,降准更加公平,现有的许多流动性工具只是针对一部分银行,在外汇占款不断减少的情况下,所有的存款类金融机构面临的流动性困境相同,降准是“普降甘霖”;第二,降准带来的资金成本更低;第三是,降准还有利于银行的资产配置,MLF等短期流动性工具往往都是有期限的,银行拿着这部分资金通常只能配置短期资产,而降准可以看作是一种永久性的释放,理论上没有期限,机构可以根据自身偏好、经济需要、客户结构等进行灵活的资产配置,有利于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责任编辑:张功成 HN09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交易所“钱荒一日游” 降准呼声乍起》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