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日本央行的“菊与刀”:套利和避险致日元离奇升值

2016-04-15 03:51:01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 植
亚洲货币新趋势
亚洲货币新趋势

  即使日本央行搞了那么多刺激,然而在负利率后,日元反而疯狂升值了。究其原因,是市场预期全球风险资产可能面临动荡,在强烈的避险情绪下日元升值,安倍经济学面临破产。而同时,新加坡金管局再次放松货币政策。从亚洲内部看,人民币今年至今对美元保持平稳,但对一篮子货币却保持贬值态势,新加坡昨日“突然放松”,或将成为亚洲货币的转折点。上一轮趋势已经结束,惯性反弹之后新趋势还有待观察。

  本报记者 陈 植 实习记者 张海峰 上海报道

  导读

  日本央行干预汇市与加码QE政策,更多会对日元短期汇率波动产生影响,就中长期而言,影响日元汇率的最大幕后推手,仍是美联储加息进程。

  “尽管本周美元兑日元汇率徘徊在109附近,但不少对冲基金经理都在相互打赌,日本央行将在美元兑日元汇率跌至100还是105时干预汇市,重启货币竞争性贬值大战。”4月14日,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调侃说。

  4天前,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直言,目前日本相关部门正密切关注外汇市场,在必要时将采取合适措施。

  他的这番言论,似乎在为日本央行干预汇市做好铺垫。

  毕竟,今年以来日元兑美元涨幅超过11%,成为全球升值幅度最大的货币之一,令日本当局再也“坐不住了”——此前,日本当局一直在不断加码宽松货币政策引导日元贬值,以刺激通胀上升与经济增长。

  “令金融市场相当迷惑的是,近期日元快速上涨,与日本经济基本面显得格格不入。”富拓外汇(FXTM) 首席市场分析师 Jameel Ahmad指出。尤其受负利率冲击,日本3月份贷款增速降至最近三年以来的最低值,预示日本经济活跃度有所下降。

  在他看来,导致日元离奇大涨的主要原因,是日元的角色正发生巨大变化——长期以来,日元一直扮演融资货币与避险货币两种角色;若全球经济增长良好,日元扮演融资货币,即各类金融机构通过低息借入日元资金放大投资杠杆,追求更高的利差收益;反之当全球经济出现风险时,这些金融机构纷纷去杠杆化,令资金回流日本,激发日元的避险货币属性,引发日元汇率持续上升。

  “目前,日元已经从融资货币变身为避险货币。”他指出。

  多位外汇交易员则指出,驱使日元大幅升值的另一个幕后推手,是越来越多全球金融机构开始押注安倍经济学逐渐“失效”,即日本所采取的一系列加码宽松货币政策,不但没能令日本经济明显复苏,反而迫使货币政策陷入两难困境。

  “日本央行面对的,是一股敢于挑战央行权威的国际投机力量。”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直言。

  日元为何诡异升值

  Jameel Ahmad告诉记者,从去年美联储重启加息起,全球开始流行卖日元、买美债的套利交易。具体而言,全球金融机构通过低息拆入日元并兑换成美元,转而购买美国国债,既能换取美联储加息的利差收益,又能从美元/日元升值获利。

  “不过,随着美元加息放缓预期骤增,这种套利交易规模正在缩水。”他表示。

  据他观察,去年底这种套利交易的规模约在2000-3000亿美元,但4个月后,规模至少减少了约40%。尤其是4月初美元兑日元跌破110时,套利交易的回流已经呈现加速迹象。

  究其原因,当时美国一个月短期国债中标利率大幅下滑至0.185%,比美国联邦基金利率还低了6.5个基点,无法满足套利交易的回报要求,势必导致更多套利交易资金回流日本,助推日元不断升值。

  “这令日元从融资货币转变为避险货币。”Jameel Ahmad直言。但套利交易回流之所以如此活跃,还在于全球金融机构担心全球经济增长风险,纷纷选择去杠杆化,无形间进一步压缩套利交易规模。

  在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日元持续大幅升值,还得益于日本负利率的“反作用力”。在1月份日本央行正式引入负利率后,日元与美元之间的货币互换报价出现大幅折价,其中日元与美元的五年期货币互换协议折价率一度达到创纪录的102.5个基点,这意味着国际投资机构若将美元兑换成日元,再投资日本国债,在扣除负利率国债利息损失后,还能赚取约1%收益。

  “相比美国国债不到0.3%的年化收益率,上述收益显得更具吸引力,这也导致日本国债投资魅力反而高过美国国债,吸引大量国际资金开展反向套利交易,即卖美元买日债。”他指出,这也令日元进一步向避险货币角色倾斜,随着美联储将暂缓加息归咎于全球经济增长风险,令市场避险情绪不断高涨,日元大幅升值变得不可避免。

  有“日元先生”之称的前日本财务省副大臣榊原英资(Eisuke Sakakibara)认为,若这种趋势持续,今年底美元兑日元很可能跌破100。

  “事实上,不少投资机构敢于趁着套利交易回流不断买涨日元,还在于他们相信日本央行不敢贸然单边干预汇市压低日元汇率。毕竟,此前G20央行行长与财长会议强调避免货币竞争性贬值,无形间给日本央行干预汇市行动套上了一个紧箍咒。”这位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认为。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对此辩解说,G20会议没有说“不能干预汇率”。

  渣打银行外汇研究主管Eric Robertsen认为,这表明日本央行干预汇市已经“近在眼前”,若日元兑美元汇率接近105,日本央行就可能采取干预汇市措施。

  然而,这番警告似乎没有吓退押注日元持续升值的投资热情。

  Jameel Ahmad告诉记者,最近一周有不少欧洲投资机构开始加大押注日元持续升值的头寸,因为他们相信安倍经济学正陷入巨大的麻烦。

  安倍经济学失效

  在Jameel Ahmad看来,安倍经济学遇到的“麻烦”,主要是一系列宽松货币政策不但没能有效提振日本经济,反而令自身货币政策陷入两难的困境。

  相关数据显示,在日本推行安倍经济学不断扩大QE政策后,日本GDP增速依然徘徊在1%左右,低于市场预期;且物价涨幅也维持在零附近,处于通胀与通缩的临界点摇摆。

  彭博数据显示,正是对日本经济的失望,今年以来约有460亿美元境外资金撤离日本股市。

  但更糟的是,安倍经济学令日本货币政策变得难以抉择——若日本央行执意持续扩大负利率政策,很可能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对货币竞争性贬值的担忧,进一步加重日元的避险货币属性,令日元持续升值,这与日本央行引导日元贬值刺激通胀的初衷南辕北辙;反之,则可能令市场判断日元利率已经见底,又可能引发日元进一步反弹。

  “目前日本央行遇到的最大难题,是无论它是否加码宽松货币政策,日元都有较大几率出现升值,令日本进一步陷入通缩与经济增速放缓的艰难处境。”他分析说。这也吸引不少国际投资机构纷纷押注日元升值。

  不过,日本央行似乎决意在宽松货币政策征途上越走越远。

  多位投行人士向记者透露,日本央行可能会在4月货币政策会议上出台远超市场预期的新宽松货币政策。

  前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指出,日本央行此举主要有两个目标,一是借助远超市场预期的QE规模吓退日元多头,引导日本竞争性贬值;二是通过一系列QE政策组合拳拉动日股上涨,加重日元贬值压力。

  “鉴于日股与日元汇率走势长期保持较高的负相关性,若日股持续上涨,将迫使境外投资机构拆入日元放大投资杠杆追涨日股,令日元角色迅速从避险货币回归到融资货币,助推日元贬值。”他分析说。

  然而,日本央行的算盘能否改变当前日元大幅升值的格局,仍是未知数。

  Jameel Ahmad认为,日本央行干预汇市与加码QE政策,更多会对日元短期汇率波动产生影响,就中长期而言,影响日元汇率的最大幕后推手,仍是美联储加息进程。

  前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表示,多数对冲基金经理对日本央行干预汇市动作不会感到意外,他们最关心的是日本干预汇市的力度,这某种程度预示了G20国家对个别国家单边干预汇市,引导货币竞争性贬值的容忍度。

  “在美元加息格局未变的情况下,这些对冲基金能以此为鉴,筹划下一步的沽空全球货币行动。”他指出。

(责任编辑:李振梁 HN06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