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欧元区的教训

2015-03-09 12:36:05 证券市场周刊 

  唐纳文(Paul Donovan) /文

  德国希腊的案例告诉我们,过高的贸易盈余无益于本国居民生活水平,还会使贸易对手国产生赤字风险。

  现在提起“欧元区深陷危机”已经不那么惊悚了。实际上,欧元区总是处在危机当中,就好像瓦格纳的后浪漫主义歌剧一样漫长,而且充满了诸多悲叹和煽情的情节,并且是在用德语演绎。对于欧元区召开紧急峰会和最后一分钟达成协议这样的桥段反复上演,投资者应当早就习以为常。

  欧元区的示威游行、希腊和债权人之间的紧张局势,不仅仅是希腊等债务国财政纪律不佳的问题,还是欧元区更深层次问题的表现。欧元区货币联盟机构性弊端—统一的货币政策与不统一的财政政策—这才是问题之源。然而,这些问题又被一场正在发生的“德国危机”的严重程度给扩大了,德国的危机使针对希腊危机的争论显得微不足道。

  我们所说的“德国危机”很简单,那就是德国人在太长的时间内被强迫过着太过简单的生活。该国的生活水平在数年内都远低于其可以达到的水平。德国经济就其潜力而言太过于收缩,处在一种相对的“贫困”之中,这进而放大了欧元区的问题。

  这种“贫困”是显而易见的。德国的经常账户盈余伴随着世界和欧元区上升。2001年德国经常账户持平,到了2013年经常账户盈余占GDP的7.5%。也就是说,当年德国人的生活水平比他们能达到的程度低了7.5%,相当于一个人每年少花四周的工资,放到宏观层面这样的节俭规模已经相当可观了。

  主流观点对经常账户盈余引发危机嗤之以鼻,主流学者们往往是钟情于马乔式的重商主义的。他们会奉劝政策制定者与其挥金如土,不如坐拥金山。然而,金子假如不花出去,本身并不能产生什么作用,而且更不会提高生活水平。

  经常账户盈余意味着这个国家花的比挣的少,实际生活水平低于其收入可以提供的舒适程度。保持一个适度的经常账户盈余是有好处的。如果该国有人口老龄化的担忧,未来的老人们需要依靠投资收益生活,那么现在开始增加储蓄是应该的。再举例说,如果一国过去曾经借债,那么保持经常账户盈余则会有利于偿还债务。但是最基本的一点,保持经常账户盈余是自我克制和否认的过程—否认所能承受得起的生活水平而不去享受它。

  我们认为,保持经常账户盈余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这是金本位和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历史遗留产物。这两个体系都有对经常账户失衡的纠正机制,然而问题是,尽管经常账户盈余国家被认为应该修正其不均衡的状态,但纠正的紧迫性却落在了赤字国家肩上。除了压抑国内生活水平外,盈余国家不需花费太多力气就能获得剩余,但赤字国家如果不填补赤字,就将耗尽用于进口的黄金或者美元,并且遇到麻烦。因此,人们总是把赤字和危机、调整联系在一起,被认为是不好的,而盈余则被认为是好的。

  这里所说的“德国危机”当中,德国人否认了他们自己能承受得起的生活水平。其影响是,不仅降低了德国居民的生活水平,还降低了欧元区其他国家居民的生活水平。不仅如此,德国人还强迫欧元区其他国家也削减赤字。其中有一些纠正是必要的,但是德国的高额盈余使德国要求其他国家必须大规模削减赤字。这使得这种纠正超出了理想的限度,并带来了欧元区经济增长萎缩以及一系列经济和政治后果。

  这一现象足以让世界其他国家吸取教训,亚洲国家可能最需要引以为戒。节俭并非永远都是好事。保持过高的经常账户赤字当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会导致一国过度依赖外部信贷。但是过高的贸易盈余结果会更糟,这不仅导致降低了本国的生活水平,而且给世界其他国家带来了赤字风险。因此,经常账户盈余也应当被视为国际收支失衡的危险信号。因此,要让欧元区瓦格纳冗长歌剧式的危机落幕,政治家们就必须意识到这场“德国危机”的本质。

  作者为瑞银高级全球经济学家,魏枫凌译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