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圆桌论坛一发言实录

2014-10-30 16:44:31 和讯外汇 

  和讯外汇消息 10月30日下午,《第十二届中国财经风云榜暨2014外汇市场高峰论坛》在上海大剧院召开。本次论坛主题为“汇率改革之年的创新”,宏源证券(000562,股吧)首席经济学家房四海、上海自贸区研究院副院长陈波、顶级外汇经纪商高管、外汇行业名人齐聚一堂,就人民币和国内零售外汇经纪业务都带来了机遇和挑战展开深度思考与交流。

  第十二届中国财经风云榜暨2014外汇市场高峰论坛中,福汇亚洲总经理Siju Daniel,Lmax海外市场拓展总监王琦琳,Alpari大中华区总裁高明,参与了Saxo中国区市场总监张驭舟主持的《中国外汇市场的发展与投资者教育》圆桌的讨论。大家对多年来在投资者教育上取得的成绩,和遇到过一些挫折及问题进行了交流。

  以下是圆桌论坛实录:

  张驭舟: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今天非常高兴来到和讯第十二届中国财经风云榜,现在进入圆桌会议,刚刚介绍了三位今天非常重量级的嘉宾来到现场,第一位是福汇亚洲总经理Siju Daniel先生,第二位是Lmax海外市场拓展总监王琦琳女士,第三位Alpari大中华区总裁高明先生。我姓张,Saxo中国区市场总监张驭舟。

  中国外汇市场经历十年的发展,今天的主题我们将围绕中国外汇市场的发展和中国外汇市场的投资人教育,其实我知道一流外汇券商在中国进行多年的经营。请问在座各位你们在取得成绩的背后,是否曾经也遇到过一些挫折和问题?高明先生,你们在中国市场遇到过的最头痛的最具挑战的问题是什么?

  高明:首先还是教育这一块,投资者在近年来经过多年的市场积累跟考验,每年都在快速的变化,跟其他很多国家不同的是,我们的行业对他们来讲变得非常透明化,对我们的困难是要矫正他们的误解和误区,也要美化我们的企业、行业形象,把我们的产品更能够导入民心。

  张驭舟:谢谢。Siju Daniel先生。

  Siju Daniel:进入中国已经有差不多12年了,在这么多年的发展当中,我们发现我们遇到的问题和挑战其实也是不一样的,在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认为信用的问题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也一直伴随我们在这12年的成长过程当中,我们发现现在中国的客户变得越来越敏感,对于券商的要求也变得越来越多了,正是基于这一点,福汇也是从做市商的模式转到撮合的模式,无交易员的模式。在2012年福汇在纽约上市了,他们发现上市之后,客户对于公司的要求会越来越多,不管是监管方面、资金安全方面。我认为中国市场是非常大的,但是在中国做经营也是需要非常小心的,基于这一点,我们在上海建立了交易培训中心,我们也希望通过不断教育投资者,可以在中国取得更大的成功。

  张驭舟:王琦琳女士,Lmax是一家非常知名的交易所,你们面临的客户是不一样的,你们进入中国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在这儿短短的时间内,你们遇到最大的挑战和面临的问题是什么?

  王琦琳:对于我们来说,因为是做一家新的机构,专门针对机构的公司,所以信誉以及建立信任,是我们之前碰到最大的问题,进入中国市场已经有3年的时间,与我们合作过或者是没有合作过的,但是慢慢对我们建立起来信任。另外我们的撮合模式是目前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外汇撮合比较特别的模式,所以在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也花了很多的时间来解释这个模式跟目前很多中国模式有什么不一样,以及特别的地方,这个应该算是进入中国市场花费时间最长的,差不多都有一年的时间才让大家慢慢理解了这个模式,接受这种模式,并且接受Lmax这个品牌。

  张驭舟:所以现在是步入正规了,这些问题慢慢解决了是吗?

  王琦琳:对,信任需要时间,也需要口碑,这是急不来的,一年之后客户慢慢尝试,从小资金开始尝试,到现在已经确定下来。

  张驭舟:谢谢,我们谈到一些困难,各家都有各家的难处,各家都有各家的问题,外汇市场从十多年前开始不断的变化,这几年的变化也非常多,令我们欣喜的是,外汇行业在朝着比较好的方向发展的。接下来讨论一下中国外汇十多年的发展,各位券商体会到最大的一个改变和变化是什么?高明先生,Alpari在中国经营比较长的时间,你们在中国看到什么样的契机?

  高明:对于我们来讲,不管市场氛围跟行业机构的成熟度跟投资者的思维成熟度都非常成熟了,我们之前都没有一直为了中国的客户来做客制化的产品,今年开始,我们会有多元化的产品出现,我们知道中国的客户经过多年来的投资考验,他们的品位,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跟不同的口味,我觉得我不会一竿子打死,让大家用同一个产品、平台去做,我们会根据客人的喜好去做,包括我们有客制化的平台和产品,可以细化我们的客户市场。

  张驭舟:细分客户市场主要是中国市场现在投资者有哪些具体的要求导致你们要细分这一方面的市场呢?

  高明:很多,合作伙伴有合作伙伴的要求,客户有客户的要求,对于每一种都有不同的要求,所谓的撮合,我们也有撮合的要求,我觉得像是这种要求,不可能在同一个平台上面去体现,也不可能说去将就自己的产品迎合市场,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所以我们会有多元化的产品让客人来做选择,让他们选择一个最适合自己的平台来做。

  张驭舟:你觉得现在这个市场变得越来越细分,客户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的是吗?

  高明:当然了,客户的要求越来越高,不能说有一两个产品就可以顾忌到所有的客户。

  张驭舟:王琦琳女士,你们是机构的客户,在这几年发展过程当中,中国机构客户可能有些什么样的变化?在机构客户这一块,客户都分哪些不同的类型?Lmax如何看待中国客户这一块的?

  王琦琳:我们针对是机构客户,分为平台商,在我们这里做对冲,也包括基金公司在我们这里做交易,也包括自营企业,自己的资金过来做交易,这是我们主要的客户类型。就整体来讲,其实全球现在所有的金融公司都是把眼光关注在亚洲,中国也肯定是一个完全不可以忽视的市场。这三种类型的客户,在这几年都看到慢慢的发展,比如平台商刚开始操作的时候差不多是做市商的模式,客户也是慢慢在成长,客户的要求也会越来越不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个产品能够实现,赢得市场需要的其中一点。对于基金公司和自营资金,对于市场的透明性等等要求很高。

  张驭舟:你还是比较看好中国机构这一块的是吗?

  王琦琳:对的,中国市场虽然目前跟西方市场相比不是那么成熟,但是大家都是在迅速的成长中,特别是对于金融,涉及到数学以及IT这是我个人的想法,我觉得这是作为中国人大家都知道非常厉害的一部分,所以大家在金融市场中的成长,中国市场是进步多了,以前西方市场需要10、20年成长,而中国只需要2-3年就可以达到。

  张驭舟:这个市场的成长速度和变化也是非常快。

  王琦琳:对,我们也需要准备好,根据这个市场变化而变化。

  张驭舟:Siju Daniel先生。

  Siju Daniel:十年前发展,客户的要求比较简单,如果说你做交易,只需要看平台,告诉他这里有图表,或者告诉他我们这个平台是收监管的,客户就OK了,今天的客户要求变得越来越复杂,如果谈到平台,会问平台是什么样的,是撮合还是做市商的,看图表是不是够复杂,能不能满足基本面分析的要求,当然也包括监管方面的要求。多年前问你是不是有牌照,而今天会问牌照是哪里注册的,如果是来自于他们都没有看到过的国家,他们就会丧失对你的信心。对于福汇来说,在中国市场要长久的来做,最关键的一点是需要有一个长远的目光,因为中国市场其实或许是对于一些外来的人觉得是挣快钱的渠道,但是你想在这里长足的发展,必须要有一个远景的目光在这边。

  福汇非常重视中国市场,服务中国市场有150人的团队,还有教育的网站,也是十多年前就开始建立了,维持这个网站也有30多个人。在中国市场这么多年,发展特别快,经历不同的阶段,总体来说客户的要求会越来越快,也促使交易商要不断的鞭策自己。

  张驭舟:谈过市场之后,在我们谈市场的时候,永远不能偏离我们的投资者、投资人,中国的外汇市场经历那么多年,投资者也在慢慢变成熟,慢慢的成长。所以下面想问一下高明先生,你觉得在中国近十年的发展当中,中国的投资人你觉得发生了哪些巨大的变化?给我们举一两个例子说明一下。

  高明:我个人是从01年入行,也接触中国的外汇市场,这十几年以来,大家对外汇行业的认知,包括产品是飞跃性的成长。我觉得中国的投资环境已经超过很多发达国家了,近五年了大家的选择性更多,等于说我们的外汇行业竞争越大。我个人觉得,他们可能接受的范围会越广,看到的东西越多,见到的世面越多。包括投资者有更多的风控的概念,他们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如何寻找适合自己能够承担的投资产品,所以我觉得,这对他们来讲,当然也是有可能会选错,只是说我们能够有这样的环境让他们来做他们想要的理财产品。

  张驭舟:你刚刚提到中国有飞跃性的成长,你觉得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是对平台商的认识,还是教育他对交易方面的认识?

  高明:都有,因为我觉得这么多年来,跌倒跟爬起来的人是同样的,我们每年跟行业一样,投资者也有不断的新鲜血液进来,也有对投资感到失落的人,也是一样的。我觉得在不断的进化之中,客户会学习到很多东西,投资者会学习到很多的东西,失败了从中会找到教训,从教训当中可以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张驭舟:谢谢高明先生。王琦琳女士,作为Lmax你们针对的机构客户这个群体,我想了解一下,对于这一部分的客户,你们是否打算做一些比较系统性的教育类的培训?你觉得在中国的机构客户当中他们比较欠缺的是哪一方面的培训?

  王琦琳:培训方面是我们正在考虑的方向,特别是我们接下来会更加看重中国市场的发展,所以我们会在香港设置一个办事处,更多靠近大家,能够更多的来到这个市场,倾听各位所要做的一些事情。教育方面,我觉得接触下来我个人的感觉是,无论是专业的投资者,自营资金、基金、平台商,对于风控这一部分,还是比较弱的环节,大部分的基金公司、自营投资者都是自己一步一步走过来,所以风控这一部分,他们做得稍微好一些;平台商方面,很多之前都是从代理做起来,发展市场很厉害,自己来操作平台商这一块,对于客户的风控方面可能会稍微弱一些,这是我们希望下一步能够考虑跟大家一起成长的部分。

  张驭舟:其他方面你觉得怎么样?比如在交易的模式或者是其他方面,你觉得中国机构投资者是不是已经比较成熟了?

  王琦琳:方式方面,而且大家对于金融一直以来都是很努力,的确有走错路,这种投资都是必不可免的。发展方向都是很坚定的,一路走过来,可能有一些方面,交易软件当中,他们的要求会跟欧美国家的要求不太一样,这一方面倒不是国内人的缺乏,而是整个金融市场中间、大环境中间,目前大部分的教育软件针对于欧美市场的操作习惯或者是客户的习惯,我相信随着亚洲市场的崛起,这一块的市场也会慢慢填补起来。

  张驭舟:你觉得填补主要是依靠大环境,还是我们自己的机构投资者需要做一些努力呢?

  王琦琳:一部分是大环境,一部分也是需要大家一起去推动这个市场的需求,我这次回来也看到国内有一些企业开始慢慢朝着这个方向走,所以我相信不久的将来,马上就可以看到一些国内的企业会打造出符合国内人习惯的交易平台、风控,或者是客服的管理系统等等。

  张驭舟:谢谢王女士。Siju Daniel先生,因为福汇在中国的外汇交易商算是一个先驱的形象,他们是中国第一批进入中国市场外汇交易商,同时他们也是第一家设立教育网站,同时也是第一家进入中国建立实体的教育机构的一个公司,你觉得在这么多年当中看到中国投资人的变化。

  Siju Daniel:中国的投资者也是变得越来越复杂和越来越成熟,但是从全球的角度来说,所有的投资人他们永远是缺乏一些教育的,我所谓的教育不是简单说你是一个新手,需要接受一些非常基础类的培训,比如看看平台、图表,其实我所谓的培训是非常长期的过程,如果一家公司,如果想长期的存活,必须要管住他们的客户,需要通过一系列的教育来做管理,福汇在上海设立办事机构一周年,在过去一年当中有超过一万人次访问我们的教育培训中心,每天都会有不同的讲座给到大家,针对的级别也是不一样的,有些是初级的,可以了解平台,了解什么是外汇,什么是外汇交易。中级的阶段,是一些交易的策略,还有其他的方面,再高级一些,我们会教他们一些教育程序或者是自动化交易的内容。

  总之一句话,教育对于中国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教育这边也是经历不同的阶段,并不是简单教育投资人。

  张驭舟:刚刚谈到很多投资者和投资中国市场的发展,接下来作为券商来说,我们应该做哪些措施,能够让市场树立更好的企业形象?大家也意识到外汇行业变得越来越透明化,市场上的交易模式也是有撮合和做市商两种模式,高明先生你对这两种模式是如何看待的?

  高明:这个事情是一个概念,因为我觉得在座的国际公司,都有撮合跟做市的能力跟资格,就好像你去问王力宏是实力派歌手还是偶像歌手是一样的,你问我们有没有撮合的能力,我们有,我们有没有做市能力,我们有,只是能不能提供一个有良心的产品给客户,这个非常重要,不管是撮合还是做市,对客户都有利有弊,没有百分之百对客人有利的产品,没有的。中国客人,我个人觉得,中国的投资者是全球最努力的投资者,他会找你平台各种各样的漏洞去钻,或者找产品各种各样的方式去赚钱,但是我所说的良心产品,既然中国有那么多的人有能力去创造一个又一个对国际经纪商被判定为违法操作的这样一些名词,为什么不去承认说这个是合法的交易,合理的交易,所以我个人觉得,一方面是操守,一方面是要给我们的客户一些良心的产品帮助我们的客户来做这个市场。

  张驭舟:在投资教育方面如何引导他们,如何让客户和券商之间建立比较良好的信任关系呢?

  高明:教育分很多点,我可以教客人如何玩这个游戏,也可以教客人如何战胜市场,这是不同的教育方式。我个人觉得,中国投资者喜欢玩数据,像是苹果手机从来不告诉我们里面的参数是什么,但是中国人就喜欢知道所有手机里面的细节参数。我们在教育的时候要告诉他这个游戏怎么做,我是做市的,我是撮合的,我怎么让你的单子能够成交,这是另外一种交易,有很多的误点跟盲点,让客人听到一点点就觉得是这样的,这是等于是错误的,这一方面的教育,对于行业的操守和行业的游戏规则来说,这一方面的教育我们行业是非常缺乏的。

  张驭舟:作为你来说是不是打算在这一方面下工夫,对于你们公司的客户会做进一步的加强教育呢?

  高明:这跟我们总的行业形象有关,是一个行业的事情,而不是一家公司两家公司,我们的行业首先就是要端正这个市场的理念是什么,而不要让不管是投资人还是官方都认为我们是一个不健康的行业,我个人觉得,这不是说一天一年能够解决的,客户是需要慢慢培养的,教育也是要慢慢端正的。

  张驭舟:所以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谢谢高明先生。王琦琳女士,Lmax对于中国未来的机构业务方面,你觉得应该如何做才能建立像你们类似的公司和本土一些机构公司更好的信任关系?

  王琦琳:建立信任,最重要就是让事实说话,因为我们的观点一直都是,作为投资者,你既然进入到这个市场,你肯定会知道有盈利有亏损。我们作为一个平台商,我们是一个平台商,我们提供只是一个平等的机会给到大家,这个机会提供出来是透明的,所有的数据都可以看到,可以看到市场的深度,也知道银行是跟你在同一个等级上面,不会有比你更高的权利下,你能够盈利这是因为你交易做得很好,这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如果你不盈利并不代表这个市场有什么样的问题,因为我们就是提供一个公平的市场,只能说你需要下更多的工夫。所以我们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向市场说明,我们在这里的原因是什么,给大家一个平等的机会,如果你比别人做得好比别人努力,你一定会看到成功的结果。

  张驭舟:跟中国客户建立关系,跟其他地方也没有什么两样,主要是靠自己的能力和职业操守来说话的对吗?

  王琦琳:如果市场是公平的情况下,确实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如果大家在这个行业都是提供一个公平的环境,相信这个市场会是一个很正规的市场,现在确实有很多的问题,外汇市场在这个行业还没有正式政府的监管以及行业规范在中间。

  张驭舟:所以现在还不是那么公平的一个环境对吗?

  王琦琳:对。

(责任编辑:崔凯 HF01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