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日元阻击战

2013-06-13 10:33:03 证券市场周刊  廖宗魁

 【证券市场周刊】(本刊记者 廖宗魁)日本股市连续暴跌,日元贬值也随之终止。

  日经指数5月23日暴跌7.3%掀起了日本股市下跌序幕,自那以后不到两周,日本股市已经跌去了17%。美联储将退出第三轮量化宽松(QE3),中国经济疲软,日本国债收益率上升将可能导致日本债务危机爆发,“安倍经济学”将以失败收场……各种猜测质疑纷至沓来。

  自安倍上台以来,日元的大幅贬值与日本股市的暴涨如影随形,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日元贬值幅度超过30%,日经指数几乎翻了一倍。只有找到之前日元贬值成功的原因,才能找到日本股市暴跌的原罪。

  表面上看,日元的大幅贬值主要是由于“安倍经济学”下推出的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实际上日本政策大收奇效的根本原因是正好错开了欧洲和美国的宽松政策。

  我们不要忘记,金融危机以来,日本政府也曾多次干预日元,但都以失败告终,正是由于“天时”没有把握好。随着日元的贬值逐渐超出了新兴市场国家,尤其是欧洲的容忍限度,政策的对冲就随之而来了,日元贬值终止了,日本股市自然也就歇菜了。

  欧洲拉开阻击序幕

  在安倍上台前的几年里,日元几乎都处在下降的通道中,美元兑日元从雷曼倒闭时的110一直下降到2012年9月底的77左右。这期间美元和欧元走势潮起潮落,但日元却成为了全球资金的休息地和避难所,始终保持着升值态势。哪怕是在大地震后,日本政府进行强势干预,日元也没有改变升值的命运。

  为什么日本政府之前多次干预汇市都没有成功,而安倍上台后几个月时间就让日元贬值了30%以上呢?并不是“安倍经济学”有什么独特的武器,而是主导外汇市场走势的力量发生了变化,使得安倍政策收到奇效。

  2008年以来,美元的走势大致经历了六个明显的波段。第一阶段是从2008年3月至2009年3月,随着美国金融危机的不断发酵并达到高潮,美元指数从71左右一路飙升至89.6。第二阶段是从2009年3月至2009年11月,美联储实施前所未有的第一轮量化宽松(QE1),美元指数从89.6的高点跌落至74左右。第三阶段是2009年11月至2010年6月,希腊债务危机爆发,美元指数从74左右半年内飙升至88.7。第四阶段是2010年6月至2011年5月,美联储推出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QE2),美元指数从88上方跌至72.7。第五阶段是从2011年5月至2012年7月,欧洲债务危机逐渐向边缘国家传导,美元指数从72左右上升至84。第六阶段是2012年7月至今,欧洲央行推出完全货币交易后,美元出现了一波下跌,至2012年9月跌至79附近,随后则是波动上涨。

  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和欧美货币政策是前五个阶段美元走势的主导力量,这三大力量左右了全球资金的流动,日本政府的多次干预也必然淹没在这三大力量的强势笼罩下。

  但进入第六个阶段后,随着欧债危机的大幅缓和以及美联储推出QE3后,影响外汇市场的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主导力量消失了。而且在安倍上台后的半年时间里,欧美政策几乎处于原地不动,这为“安倍经济学”发挥作用创造了“天时”。正所谓,山中无“欧美”,“日本”称霸王。

  由于环境的相对宽裕,欧美也给予了日本政策充分的宽容。美联储主席伯南克曾多次对安倍政策表示支持;而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之前也认为这是日本自身的政策,欧洲不会对此做出反应。

  但是,宽容和容忍总是有限度的。欧洲经济并没有像此前预计的那样很快走出衰退,一季度欧元区GDP环比增长-0.2%,连续六个季度负增长,失业率也创下12.2%的历史最高水平。由于欧洲在财政和货币政策上应对经济下行的工具越来越匮乏,对日元快速贬值的容忍开始下降,终于引发了各国的日元阻击战。

  5月2日,欧洲央行决定将欧元区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0.5%的历史新低,这是自2012年7月以来欧洲央行首次降息,拉开各国降息序幕。

  5月3日,印度央行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7.25%,年内第三次降息。

  5月7日,澳大利亚央行降息25个基点至历史低点2.75%。

  5月9日,越南把再融资利率从8%下调至7%。韩国央行当日也意外下调基准利率25个基点至2.50%,是七个月来韩国央行首次降息。

  5月28日,泰国央行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2.50%,为2012年10月以来首度降息。

  各国纷纷通过降息,来阻止本国汇率的被动升级,日元的贬值受到强力阻击。美元兑日元从5月22日103.7的高点出现明显回落,截至6月3日,已经跌破100,而日本股市终于在5月23日失守。

  安倍的流动性陷阱

  目前的日元贬值终止和日本股市的下跌会不会只是个开始?这取决于“安倍经济学”能否最终实现它2%的通胀目标。安倍给了全球市场一个梦,但就怕这仅仅只是梦。

  目前,安倍政策在通胀上的效果仅仅停留在预期上,当大家欢呼日本通胀预期已经显著提高时,不要忘记,一旦目标的实现迟迟没有到来,预期也终究会幻灭。4月份日本CPI同比增长-0.7%,连续10个月负增长,至少从安倍上台以来,实际的通胀水平并没有提高,通缩依旧。

  空前的量化宽松并不一定能带来通胀,只要释放的流动性没有进入经济的商品领域,流动性与通胀就毫无关系。

  流动性除了可以追逐商品外,还可以追逐金融产品,如果从商品的供给和需求面看不到上涨的动力,而金融市场却更有利可图的话,央行释放的流动性自然也就不会去追逐商品,而会更多进入金融市场,造成的结果就会是商品价格下跌而金融市场上涨。如今的情形似乎正是如此,在美联储实施QE3后,美国股市不断刷新历史新高,但通胀却在不断下降,大宗商品价格也在走低;在安倍政府的极度宽松政策下,日本股市是涨了不少,但日本的通缩仍无改观。

  瑞银高级国际经济学家Andrew Cates也对安倍政策的通胀效果提出了质疑,他向《证券市场周刊》表示,“在人口年龄结构抑制劳动力增速的情况下,单纯依靠日本央行的货币宽松是否足以持续提振总需求,使通胀在供给和产能过剩时升高,仍存在不确定性。人口的不利变化是制约日本实现通胀目标的最大阻力,也是安倍政策无法回避的挑战。”

(责任编辑:于晓明 HN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