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Ⅲ协议划地为牢 欧元贬值或不可避免

2011年11月28日10:02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作者:张尚斌 廖宗魁
 字号:

证券市场周刊2011年第43期封面
证券市场周刊2011年第43期封面

  精明的欧洲政治家们当初参与巴塞尔协议Ⅲ制定的时候,为什么只想着方便兜售债券,却没料到是在为自己“划地为牢”。

  本刊记者 张尚斌 廖宗魁/文

  债务危机的幽灵聚集在欧洲上空,阴霾笼罩了全球金融市场。

  因持有大量意大利债券,美国投行MF Global在一周时间里轰然倒下;欧洲央行(ECB)的安全市场方案(SMP)花费数十亿欧元,囤积了大量意大利政府债券——由于大量欧洲银行都持有该债券,一旦债务违约将导致金融系统大崩盘。

  乍一看,美国和欧洲在此次欧洲债务危机中一损俱损,但是从欧洲银行纷纷从欧洲美元市场买进美元来看,美国成了危机的唯一赢家。据传言,美国是在精心为欧洲布了一个局,从而全面掌控世界金融体系的主导权。以巴塞尔协议Ⅲ为武器,美国已经将欧洲银行业一步步带入陷阱之中——欧洲银行业为了满足巴塞尔协议Ⅲ的要求,就需要减记相关评级较低的欧洲主权国家债券,转而购买美国国债;另一方面,欧洲银行业的大量存款也不断流向美国。《经济学人》在11月19日的“对冲基金和去杠杆化”专栏中一文写道:“美国的PE和对冲基金已经磨刀霍霍指向欧洲。欧洲银行的企业贷款和非核心业务将大幅缩水,大摩预计其资产负债表在未来18个月将缩水1.5亿-2.5亿美元,为美国金融寡头们提供了绝佳的介入时机。”

  如果这种传言是真,欧洲已被逼上绝境,反击的手段并不多——要么欧元贬值,要么将希腊等国逐出欧元区。后者是欧元区各国难以承受之重,前者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巴III陷阱论

  2008年之后,世界主要国家的政府,以“了不起的集体智慧”将本国银行业的有毒资产向自己的资产负债表转移,使得银行业避免遭受大规模破产的痛苦。结果呢?短短三年后,全球金融部门似乎仍在跟随雷曼兄弟的脚步。而由于秉承这种货币政策,各国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迅速恶化。在此背景下,巴塞尔协议Ⅲ出台了。

  巴塞尔协议Ⅲ试图迫使并鼓励银行在其资产负债表中持有更大比例的政府债券,以巩固其资本基础,同时也提供一个无风险的安全网,以防止再度出现流动性问题。表面上看来,巴塞尔协议Ⅲ是全球各国央行为了防止出现更大系统性风险而设立的标准。但是,细究其推出的时点,不难发现它更契合美国的利益。

  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的成立要追溯到1988年——最初只不过是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G10国家(实际是11国,包括比利时、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荷兰、瑞典、瑞士、英国和美国)和卢森堡共同组建了国际清算银行(BIS)旗下的标准支持常务委员会,即所谓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以防范结算风险——如果一方在卖出一国货币而未收到另一种货币,即所谓的赫斯特风险。

  1988年,巴塞尔委员会公布了最低资本要求,被称为1988年巴塞尔协议,并于1992年在G10国家强制执行。该协议要求银行资本充足率达到8%,主要关注信贷风险,银行的资产被分为5个不同级别,根据风险进行减记和拨备,风险权重分别为0%、10%、20%、50%、100%。该协定给予高评级的主权债务0%的风险权重——它们最不可能违约。而信用违约掉期(CDS)的诞生更让银行有办法进一步降低风险资本的数额,从而符合“巴塞尔协议”的规定。

  之前各国普遍认为,尽管巴塞尔协议并非强制性法案,但在G10国家里也应被视为法律。2005年9月,美国公开市场操作委员会(OCC)、联邦储备委员会(FED)、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以及美国储蓄机构监理局(OTS)宣布,鉴于美国银行业的高杠杆状况,即使修订中的巴塞尔协议Ⅱ被批准,美国银行业也将延迟12个月实施。

  经过2005年11月和2006年7月的进一步修订,直到2007年11月,OCC方才批准修改后的巴塞尔协议Ⅱ。那个时候刚好临近一个关键时期——有着38倍杠杆率的贝尔斯登于2008年3月倒闭。

  在贝尔斯登破产之后,FED、FDIC等监管部门再度给出了一系列的监管指引——这构成了巴塞尔协议Ⅱ和Ⅲ的框架。就在这个指引出台同一年的9月份,有着30倍杠杆率的雷曼兄弟倒闭。

  根据巴塞尔协议Ⅲ,商业银行必须上调资本金比率以加强抵御金融风险的能力。到2013年1月、2014年1月和2015年1月,全球各商业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限将从现行的4%上调至4.5%、5.5%、6%;而由普通股构成的“核心”一级资本占银行风险资产的下限,到2013年1月将从现行的2%提高至3.5%、2014年再提高至4.0%、至2015年1月则须达到4.5%。另外,各家银行设立的“资本防护缓冲资金”总额将从2016年的0.625%逐步增加到2019年的2.5%。

  巴塞尔协议Ⅲ实施后,将对出口国造成不利影响,特别是对这些国家的中小型银行不利,进而影响到其背后的中小企业。对欧洲而言,表面上对之前那些滥用低成本融资、过度支出的国家如希腊、爱尔兰等国家形成约束,但德国、荷兰等国家亦将受创——对欧洲整体而言,巴塞尔协议Ⅲ的影响是五五开。

  从2011年开始,巴塞尔协议Ⅲ进入流动性比率的观察期。本刊曾在《巴塞尔协议Ⅲ抬高主权债务价格》(详见2011年第22期)一文中指出,如果巴塞尔协议Ⅲ在全球范围内执行,将意味着世界对美欧国债的需求将进一步增加。巴塞尔协议Ⅲ对银行流动性的规定,实际上是为各国国债找到新的去处——商业银行。

  巴塞尔协议Ⅲ的将流动性比率(LCR)列为主要监管指标之一——考察的是30天内,优质流动资产(分子)和累计净现金流出的比例,该比率必须超过100%。LCR比率实际上是测试银行是否有足够的高流动性资产(即现金、储蓄账户和国库券等),以保证少量或者无亏损情况下的清算,并覆盖了银行在出现压力状况下的现金流出。该协议将于2015年生效。

  以美国银行为例来说,高流动性资产包括:国债、吉利美(Ginnie Mae)的按揭抵押债券(MBS)、现金以及某些主权债券,这些资产的风险权重都为零;风险权重为20%的资产如机构债和机构MBS则被限制在无风险资产总额的三分之一以内;按照这个逻辑,非机构MBS、债务抵押证券(CDOs)等风险权重更高的资产都将不再有资格被评级。

  在许多国家,特别是在欧洲,大多数银行都没有足够的高流动性资产以应付出现问题后的偿付。依照巴塞尔协议Ⅲ对流动性的要求,银行需要极大增持这些资产(主要是主权债务)。进入流动性观察期的2011年,出于对LCR比率超过100%的要求,银行对主权债务的需求迅速增加。

  LCR比率创造出了银行业对主权债务的庞大需求,但同时也给银行业的流动性加上了一道枷锁。我们可以想象,MF Global大肆扩张其“提供流动性”业务正是发生在这一时期——因为欧洲银行业对流动性的需求。但很不幸,它成了美国对欧金融战的牺牲品。

  根据巴塞尔协议Ⅲ的风险权重标准,评级为AAA级别到AA-的债券,风险权重为零,即认为无风险;A+到A-风险权重为20%,BBB+到BBB-风险权重为50%;BB+到B-的风险权重为100%,B-以下评级风险权重为150%;无评级债券风险权重为100%。

  这意味着,非主权债务中,国际清算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欧洲央行以及一些跨国银行的风险权重为零;在欧洲国家主权债当中,德国、奥地利、法国、芬兰、荷兰、比利时、西班牙和斯洛文尼亚(截至2011年11月20日)的主权债风险权重为零(注意,其中包括处在风口浪尖的西班牙);而另一个危机中的主角意大利的风险权重为20%,葡萄牙为50%,希腊则为150%。

  美国国债成了畅销品,无意,有意?

  巴塞尔协议Ⅲ让欧洲银行业普遍购买欧洲主权债,是不是美国知道欧洲统一货币体系的弱点,于是在主权债这个关键点上实施各个击破战术——从希腊到爱尔兰,再到葡萄牙、西班牙和意大利,一步步将EFSF、欧洲央行拉下水,从而将整个欧洲金融体系打垮?

  据估计,欧洲各家银行互相借贷的头寸加上互相持股约占其资产的三分之一,彼此关系密切,只要一家倒闭,就会形成“蝴蝶效应”,这与美国是不同的。

  美国是否借巴Ⅲ打击欧洲尚未可知,但有一个既得利益:就是向欧洲银行推销自己的国债。由于中国之前连续数月减持美国国债,在目前的环境下要维持庞大的开支,就必须找到合适的债务“接盘”者。LCR比率对银行流动性的要求,使得美国银行业未来三年对美国国债有约6000亿美元的缺口。假设美国成功利用评级公司将危机之火引向欧元区主要国家,那么这些国家的银行为了满足巴塞尔协议Ⅲ的要求,就需要减记欧洲主权国家债券,转而在一级市场上申购美国国债。

  另一方面,欧洲则在危机深化的同时发生存款外逃,希腊和爱尔兰的银行中,个人和机构的存款均发生了大幅下跌。与此同时,欧盟金融机构之间的拆借也在减少。另外,许多美国货币市场基金纷纷减少其在德国、法国和西班牙银行上的投资。

  储蓄外逃的问题并不单纯发生在问题国家,即使是在欧洲核心国家也一样。据欧洲央行数据显示,在德国,占存款总额三分之一的金融机构存款,上半年同比下跌12%,比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时则下跌了24%;此外,在法国、西班牙银行的主要金融机构存款都出现了不同程度下跌。

  《每日电讯报》指出了钱的流向:“雷曼危机以来,存款由商业银行进入中央银行,由各国中央银行流向美联储。”各国央行和官方机构存储在美联储的美元款项屡创纪录,似乎美联储才是全球真正的央行,而市场已经对商业银行特别是欧洲商业银行失去了基本的信任。

  根据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的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7月底,“国外官方账户”的存款自年初以来已经增长一倍。巧合的是,在同一时期,欧元区债务危机蔓延到了意大利和西班牙。在美国国债一级市场上,10年期收益率居然无视债务/GDP比率的事实,出现了下跌。

(责任编辑:HN027)
点击查看本期《证券市场周刊》杂志更多文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徐静雅

外汇分析师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灵犀逸.

外汇分析师

陈敬全

钰佳国际首席外汇分析师

紅马甲

外汇达人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