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热钱流窜:新兴市场启动“七种武器”

2010年12月07日01:1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叶慧珏
 字号:

  12月5日,伯南克在媒体上透露,鉴于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必要时不排除推行第三轮定量宽松政策(QE3),进一步扩大购债规模。

  此言无疑是为深受热钱困扰的新兴市场火上浇油。

  不过,和十多年前亚洲金融危机时不同的是,新兴市场早已陆续启动各类方案,应对美国剂量不断加大的量化宽松政策。

  花旗集团中国区投资研究与分析部主管、董事总经理沈明高向本报记者表示,本次卷入热钱大潮的新兴经济体明显吸取了以往的教训,很早就启动了应对方案,推出措施都很及时。

  热钱又开始流窜

  美联储出台QE2之前,短期资本早已因巨大的利差诱惑而涌向新兴市场。

  今年第三季度,流向印度、印尼、韩国、菲律宾、中国台湾、泰国和越南等地股市的资本共计115亿美元,推动当地股市上涨了8%-23%。同期,韩元、菲律宾比索、泰铢兑美元汇率均出现5%以上的升值,印度、印尼等国货币也呈升值趋势。

  国内的通胀压力使新兴市场各国不断加息,而在发达经济体维持几乎零利率的现实情况下,不断加息使发达经济体与新兴市场的利差不断扩大。这使新兴市场对热钱的吸引力更大,造成恶性循环。于是,新兴市场开始担忧,十多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是否会重演?

  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和日本实施定量宽松政策,大量出笼的货币涌入东南亚新兴市场。到1990年代中期,美国国内因通胀压力而开始加息,大量资本回流,导致东南亚国家经济泡沫破灭,爆发金融危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亚太部驻新加坡代表Ravi Balakrishnan在研究报告中指出,尽管亚洲新兴经济体的资本流入迅速膨胀,但目前仍然没有达到2007年的流量高位,这意味着接下来将面临更加强大的热钱压力。

  “和1990年代相比,此轮热钱规模较大,但新兴市场的规模也大,包括中国、印度在内的大型经济体也卷入其中。”沈明高说。

  10月,泰国和韩国率先对流动性泛滥表示严重担忧。泰国财长表示,过去一个月外资购买泰国国债“不正常地”增长;韩国央行行长认为,韩国必须控制“羊群效应”下流动性异常增长。

  其后,各大新兴经济体纷纷出台措施,打压热钱。

  招数:汇率浮动与资本管制

  渣打银行的报告显示,各大新兴经济体陆续出台了若干措施应对全球资本流动的不平衡,包括堵截外部资本、设定“托宾税”等。

  应对措施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增加外汇储备和升值本币的“常规手段”,另一类是强调资本管制的“非常规手段”。

  沈明高解释:“任何应对流动性泛滥的措施,都是汇率变动和资本管制的政策组合,各方依据不同经济条件来决定不同的组合。”

  采取“常规手段”的典型经济体是新加坡,其金融管理局10月决定今年第二次扩大新加坡元的波幅范围和斜度,由2%-2.5%扩大至3.5%左右,以温和升值来应对通胀。

  从“非常规手段”看,控制流量和平衡国际收支、区别对待中长期投资与投机资本、征收资本所得税是常用方法。

  印尼和菲律宾等国主要采取了控制流量和平衡国际收支的做法。印尼央行考虑延长现行最少1个月的国债持有期,并把银行定期存款从最少2个月延长到1年。而菲律宾央行表示,要放宽外汇流出条例,鼓励资本流出。

  泰国的“组合拳”较典型:此前也采取过放宽外汇流出政策,10月起对境外投资者投资泰国债券市场征收15%利息和资本所得税。12月1日,泰国更宣布加息以抵制通胀,对政策进行微调。

  韩国11月中旬也宣布,将支持关于对外国投资者的国债收益利得征收14%预扣税的相关立法,并准备采取额外举措应对资本流动变化。

  政策选择取决于经济结构

  从各国出台的管制措施来看,鲜有单一采用汇率浮动或单一资本管制的。

  沈明高表示,一个经济体采用怎样的政策组合,取决于其经济结构本身。

  他表示,内生型经济可以通过汇率浮动释放部分热钱压力,因而采取相对温和的资本管制措施;而出口导向型经济,对汇率稳定尤其在意,因此在资本管制上选择更加严厉的手段。

  花旗银行的研究报告指出,在后QE2环境下,印度、印尼和菲律宾因其内生型经济的特点,能承受部分本币上涨压力,因而采用相对温和的资本管制;而马来西亚、中国台湾和泰国等出口导向型经济,将会为稳定汇率而采取更加直接的资本管制。

  印尼、菲律宾等国采取了控制资本流量或平衡国际收支的做法,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孙立坚看来,这是比较温和的做法。

  希望通过区别对待热钱来保障国内正常投资不受影响,孙立坚认为,这在操作上难度较大。

  孙立坚指出,各国采取不同管制方案的同时,也要注意不能阻碍正常的投资性流动,防止对实体经济产生副作用。近日印度降低对银行持有债券水平的强制性要求,增加流动性就是一例。

  未来2-3年是关键

  沈明高表示,明后年是判断新兴经济体能否依赖内生型消费自我成长的关键,新兴市场与发达国家的货币能否脱钩,是这一轮资本管制措施是否最终有效的一大决定因素。

  据美银美林的预测,随着通胀指数提升,2013年欧美发达国家将启动加息,届时热钱将会从新兴市场掉头。

  美银美林中国经济学家陆挺告诉本报记者,如果新兴经济体能够在此前顶住热钱压力,抓住中长期投资流入,那么产生大规模资产泡沫的可能性就会降到最低。

  沈明高也指出,新兴经济体不能忽视此轮流动性中的真正投资力量,“近来客户的投资重点转向表明,此轮流动性不完全是热钱的权宜之计,全球性资源配置的结构转向已经到来。”

  台湾瑞升国际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胡世芳告认为,“两极化的投资会成为2011年的主流趋势”。一方面,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目前仍然是热钱的理想市场;另一方面,很多客户还是希望寻找长期战略联盟的机会,为下一波更大的投资做准备。

(责任编辑:HN030)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点击头像看看他们在说什么)

徐静雅

外汇分析师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

灵犀逸.

外汇分析师

陈敬全

钰佳国际首席外汇分析师

紅马甲

外汇达人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推广
热点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
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